第29章 ?28、16、15

回到高考落榜时 作者:吕回

      “少废话,我让你看看买外围的几种方式。具体买哪一种,你自己选!”傅星尧一边说,一边取出笔记本电脑。
    开机之后,傅星尧又给他哥哥打了电话,很快,对方发来一个电子邮件。
    点开邮件,里面以中文、英文两种文字列出本届奥运会的所有投注方式:
    1、金牌榜前三名预测及排序,1赔2;
    2、金牌榜前十名预测及排序,1赔5;
    3、金牌榜前三名金牌数预测,1赔10;
    4、金牌榜第一名金牌、银牌、铜牌数预测,1赔10;
    5、金牌榜第二名金牌、银牌、铜牌数预测,1赔10;
    6、金牌榜第三名金牌、银牌、铜牌数预测,1赔20;
    ……
    看到这里,高明不解地问道:“那天晚上聊天的时候,刘爽不是说,赔率最高的能达到一百倍的吗?”
    傅星尧答道:“奥运会开赛前下注,赔率最高可以有那么多。现在都开赛好几天了,有些难以预测的赛事都完事了,赔率当然要下调。再过三天,可能会拒绝下注!”
    西尼奥运会其实从9月13号就开赛了,而开幕式却在9月15上演。所以,傅星尧才说“都开赛好几天了”。
    高明又问:“怎么第六项的金、银、铜牌预测赔率这么高?”
    傅星尧答道:“前两名完全可以确定,就是美与俄,第三名就很难确定。有的猜是德,有的猜是东道主,有的猜是中,所以,预测第三名的难度其实更大!”
    高明笑道:“那就押第六项,一赔二十的!”
    刘爽讽刺道:“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哪个赔率大,你就押哪个!”
    高明强调道:“我才不关心赔率!主要是因为对我国运动员的了解更深,完全可以预知他们在本届奥运会上的表现,稳进前三!”
    “别吹了,先听我说说怎么操作吧!”傅星尧很讨厌高明这种明明想赢钱却死不承认的样子,就冷冷地说。
    “好,你说吧!”高明夹了一个虾蛟,送进嘴里。
    “把你的现金交给我,我哥那边以等值的澳元下注。”傅星尧说着,又从电脑包里拿出两张白纸和一张复写纸,“你既然选定要在某项押注,就把你的预测结果写在这上面,我来签字。然后,你留手写文本,我保留复写件。如果你预测准了,闭幕式之后,拿着手写版来找我!”
    “行,就依你!”高明二话不说,就把白纸和复写纸接了过来。
    他把复写纸夹在两张白纸之间,在上面写道:
    “十万元押注第6项,金牌榜第三名:中华;
    金牌:28;银牌:16;铜牌:15。”
    前世,高明对我国的体育健儿在西尼奥运会上的成绩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2000年初冬,他曾经参加本县的乡村干部竞聘考试,试卷上就出现这样的题目——西尼奥运会我们得了金牌、银牌、铜牌各多少?
    高明当时抓破头皮也没想起来,临到交卷的时候,他偷看前面一个女孩的卷子,一眼就看到28、16、15三个数字。他也不管对与错,立即写在自己的卷子上。
    回家之后,他找出报纸一查,果然没错。那次考试他虽然名落孙山,却把这三个数字记了半辈子。
    所以,今天这种有绝对把握的赚钱机会,他要是不抓住,那就是天字第一号傻蛋。
    写完之后,他又把三层纸推给傅星尧。而傅星尧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
    “这十万块钱现在就是你的了!”高明拿出那一扎十万块钱,放到傅星尧的面前。
    “别忙,我还要在纸上加一句!”傅星尧的目光并没有被高明的现金吸引。
    “你想加上什么?”
    傅星尧说道:“如果你赢了,我们需要扣除总奖金百分之十的手续费,并提取总奖金百分之五的劳务费!”
    高明前世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在澳洲买彩票中奖后不用交税。不过,象这种买外围的,可能属于灰色地带的操作,收点手续费是正常的。至于劳务费,就是经手人的好处费。
    他非常理解这两种收费的借口,不能让经手人白忙。如果傅星尧一点要求不提,那么很大的可能是,她准备带着这些钱跑路了。
    “行,你加上吧!”高明笑着,没有反驳。
    傅星尧把她的话稍稍修饰了一下,就加在了自己签名的前面。然后,将手写的那一张递给高明。
    高明收好原件,再次将十万现金推向傅星尧。
    这一次,傅星尧没有客气。她将钱拿在手里,问道:“要不要我给你打个收条?”
    高明笑着摇了摇头。
    他不怕傅星尧坑他。如果闭幕式之后他得不到应得的钱,就来找刘爽。那样,他就有借口纠缠傅星尧一辈子。
    傅星尧把钱、纸、笔和电脑都装进包里,然后拉着刘爽一起向外走。
    “喂,忙什么?我专门为你们叫的点心,吃了再走啊!”高明急切地叫道。
    “你自己吃吧!”傅星尧回头刺了高明一句,“我不跟赌徒坐一桌吃饭!”
    “你怎么能用‘赌徒’这个词来称呼我?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就不叫‘赌’!”高明辩解道。
    “最终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谁都以为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如果你赢了,这种快感你会记一辈子,也会赌一辈子。以后就算你输一万遍,也记不住!所以,我觉得你这次还是输了的好,最起码能让你长个记性!”
    高明简直哭笑不得:“妹子,你这是关心我吗?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赌徒早晚会出事!”傅星尧说到这里,终于摔门而去。
    高明风卷残云一样,把蟹黄汤包和虾饺扫时嘴里,迅速结账,也跑出大门。
    他远远地看到傅星尧和刘爽走在矿大的林荫道上,就悄悄地追了上去。他想看看傅星尧进哪个食堂,自己好给付账。如果傅星尧进了班,他就买点零售送进去。
    可是,这两个女孩既没进班,也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去了女生宿舍楼。
    高明在宿舍楼前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她们出来,只好怏怏而去。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