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黄金虎

回到高考落榜时 作者:吕回

      “老槐树豆腐脑”位于通达路中段,是沂滨市lc区最有名的早点铺。这里的豆腐脑香嫩爽滑,再加上几十种配菜和新鲜出炉的烧饼,是老沂滨人每天早晨最心心念念的地方。
    但是,“老槐树”的豆腐脑和烧饼都比别的地方贵一倍,就连搭配豆腐脑的小菜也要额外收钱,在这里吃一顿,能顶上在别处吃三顿。所以,只有经济宽裕的人才能来吃。
    早晨七点半,高明拎着小包出现在“老槐树”的门前。他先向店里看了一圈,发现自己要找的目标,这才走了进去。
    南面的窗户下,坐着一个年过五十的汉子。汉子穿着短袖t恤,胳膊上露出老虎的刺青。
    他就是高明要找的人,沂滨市“金虎商贸”的总经理黄金虎。
    “金虎商贸”主要代理国内几个白酒品牌,业务做得很大,沂滨市下辖的三区九县有很多白酒经销商从“金虎商贸”进货。
    黄金虎的面前,摆着一碗豆腐脑,一碟海带丝、一碟芹菜炒小干鱼、一碟豆腐干、一碟腌白菜,还有一瓶“衡水老白干”。他抿了一口酒,慢慢地品尝小菜,一副很专注、很享受的样子。
    高明先向服务员要了一碗大豆脑、两个烧饼,然后来到黄金虎的对面坐下,含笑说道:“老爷子,打扰了!”
    黄金虎抬头看了看高明,淡漠地点了点头,又继续品他的小菜。
    很快,服务员把豆腐脑和烧饼送上来,高明自己也盛了三碟小菜,摆在黄金虎的对面。
    最后,高明拿出一瓶“五仙酒”。这是他最后一天去公司时,从库房拿到的,专门给客户品尝。
    高明拆开酒瓶,给自己倒了半小碗,又在黄金虎的眼前晃了晃:“老爷子,要不要尝尝?”
    黄金虎先是一愣,然后嘿嘿直笑:“小伙子,你是想向我推销‘五仙酒’的吧?”
    高明叹了口气:“唉!黄总一直都是那么忙,哪有时间接待我们这些小厂的业务员!我只好见缝插针,趁着你吃早饭这段时间,想让你尝尝我们的产品!”
    说着,他拿过一只小碗,给黄金虎倒了半碗,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黄金虎却不接,冷着脸说道:“你连我每天在这儿吃早点都知道,是不是调查我了?你还知道些什么?”
    对于黄金虎的态度突然转变,高明只当看不见。他掰着手指说道:“我还知道,在整个沂滨,就数黄总的公司名气最大、规模最大、出货量最大、与你合作的下级经销商最多、信誉最好……总之,我要把我们的‘五仙酒’推向沂滨市场,你是我们的最佳合作伙伴!”
    几个“最”字听得黄金虎眉开眼笑,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公司并不象高明说得这么好,却也大差不差。
    眼前这个年轻人看着就是做业务的料,就冲这一点,黄金虎就不得不高看他一眼。
    “‘五仙酒’我喝过的!”黄金虎说道,“今年春天我去绿岛,有朋友招待我,就用这个酒,味道还行!”
    高明知道,他的同事张帆已经把“五仙酒”推向绿岛、月照、淹台、飞海等齐东省的沿海地级市,听说销量还可以。
    “任何一种酒,好或不好,不是我们说了算,要看老百姓认不认可!”说到这里,黄金虎竖起三根手指,“我听绿岛的朋友说了,‘五仙酒’的最低出厂价是这个数?”
    高明老老实实地承认:“对,我们的最低价就是三十元一瓶!”
    他心里说:“看来,老黄对我们的产品已经足够了解了!”
    黄金虎又低声说道:“据我猜测,你的‘五仙酒’生产、运输和其他成本绝不会超过十三块钱。而你们定的最低价却是三十,这利润也太大了!”
    “这家伙算得真准!”高明暗暗惊叹。
    前几天,何靓靓给他们培训的时候,高明也算过了,“五仙酒”的生产成本只在9.5元。如果再加上运输、税收和公司运营成本,最多能达到13元。
    不过,高明算得准,因为他是在库房和车间里亲眼看过的。黄金虎能只凭着常识就猜到这些,不愧是个经营白酒多年的老油子。
    黄金虎把声音压低,是不想让别人听到,这就说明,他还是愿意和高明继续谈下去的。
    想到这里,高明的底气就更足了。
    于是,高明不服气地说:“老爷子,你应该知道,白酒行业的哪一个品牌的利润都不小!我们且不说‘茅台’、‘五粮液’,就是本地的‘兰陵大曲’,还有外地来的‘鹿龟酒’,它们的利润都比我们大得多,你怎么不说?”
    “小伙子,你的酒有‘兰陵’和‘鹿龟酒’的知名度大吗?而且,人家每年在广告上面的投入有多少?你算过吗?”黄金虎笑道。
    “我们暂时不打广告,走赊销!”
    高明所谓的“赊销”,有时也叫“代销”,其操作方法是,某种商品在放给经销商铺货时,不收货款,或者只收少量的定金。等隔上一段时间,再来收取已经卖出去的那一部分货款。如果到时候卖出去的货还不够定金的,则另有说法。
    “你们也只能赊销!”黄金虎说道,“傻子才全款进你们的货!”
    “行、行、行,都听你的!老爷子,你看你能进多少货?”
    “急什么?正吃饭呢!吃完饭,到我的办公室里再细谈!”黄金虎笑道。
    “好、好,我们先吃饭!”高明说着,又把他为黄金虎倒的那碗酒推了推,“老爷子,这是我诚心诚意为你倒的,你怎么也得尝一尝!”
    “那我就尝尝!”黄金虎说着,端起碗来抿了一口。
    然后,他又拿起面前的“衡水老白干”,给高明倒了一碗:“来,尝尝叔叔这碗酒!”
    跟黄金虎这种人做生意,想不喝点酒就把生意谈成,那是不可能的。高明深知黄金虎的脾气,二话不说,端起碗就喝。
    酒液入口,浓郁的酱香刺激着味蕾。高明顿时愣了:“这是茅……”
    他知道黄金虎喜欢装逼,却没想到黄金虎用“衡水老白干”的瓶子装“茅台”。
    黄金虎“嘘”了一声,示意高明不要说出来,然后又拍着高明的肩膀:“小伙子,还有些见识!”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