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父子“贫道”

回到高考落榜时 作者:吕回

      吕东润哪知道高明的心思,继续追问:“考得怎么样?分数够哪个学校?”
    “哪个学校都不够,没考上!”
    “真的假的?”吕东润见高明的脸色不象说瞎话,“委培呢?”
    高明摇了摇头:“也不够!就算够,我也不上!三四年要花好几万块钱,出来当个孩子王,挣那点钱还不够抽烟喝酒的!”
    2000年之后,本地老师的工资虽然有所上涨,却还不是从财政发出,导致经常拖欠,而且很多老师还没想到用补课来赚外快。很多人都看不起这个职业,更不用说高明这个重生者。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继续复读,还是出来找事做?”吕东润又问道。
    “我是不会再上学的了!”对于吕东润这样的兄弟,高明从不隐瞒,“我已经找了工作,在‘五仙酒业’做业务员!”
    “业务员不好干,得厚着脸皮让人买你的酒!”吕东润也不熟悉业务员这一行,“我看你还不如来跟阿爸学算命,只要入门了,将来随便到哪给人看相、看风水,都能养家糊口!”
    “别再劝我了,我不学!”高明断然拒绝,然后四下里打量,“吕叔呢,我想请他帮个忙!”
    “阿爸买龙虾去了,马上就到!”吕东润笑道,“今天晚上在这吃,你小子真有口福!”
    “行,喝多了就跟你睡!”高明笑道。
    “别说得这么吓人好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心理有问题呢!”吕东润调侃道。
    “去你的吧!你小子才心理变态呢!”高明没好气地说。
    他刚刚坐下,吕东润的父亲吕心田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果然拎着一兜龙虾。
    吕心田是个喜欢标新立异的人。他留着长发,常年穿着长袍,一向以纯阳弟子自居,一张口就自称“贫道”。他对易经和国学都有些研究,可是这玩意儿不能当饭吃,所以主业还是算命、看风水。
    “你好,吕叔!”高明立即站了起来。
    “小明来啦!”吕心田就喜欢这个看起来有点痞其实很有礼貌的年轻人,“你小子真有口福,就知道贫道今天要做好吃的!是不是东润叫你来的?”
    “吕叔,是我自己来的,想请你老人家帮个忙!”高明说道。
    “什么事,直接说!”吕心田放下手中的龙虾。
    “吕叔,你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办假证的?”
    “有啊,你想要?”
    “对,我到‘五仙酒业’应聘,人家要求必须有大专以上文凭,我哪有那个玩意儿,只能做个假的!这不,就想请你老人家帮个忙!”
    吕心田自从入了算命这一行,就与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小偷小摸、文物贩子、办假证的,到他面前,都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吕老师”。
    前世,高明在程鹏那里面试之后,就出来找人办假证。可是,他一个刚下学的,哪有这样的路子。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吕东润的父亲在这方面有熟人。走投无路之际,他看到墙上有办证的手机号,就用路边的公用电话打了一个。
    对方还真接了。他们就在电话里谈价,大专文凭一百一个。然后高明与那人见面,先付了五十块钱的定金,并约定隔天的同一时间于原地交货。
    隔了一天之后,高明去原地等着。他还故意去早了半个小时,可是他直等到天黑也没有人给他送货。
    高明这才知道自己被人骗了,却是毫无办法。当晚,他没有回家,而是去找吕东润玩,把自己的苦闷说给吕东润听。
    吕东润听说高明被骗,立即跟父亲吕心田说了这事。吕心田拍着胸脯承诺,包在他身上了。
    果然,又隔了一天,吕心田真的拿来一份大专毕业证。
    这一次,吕心田还跟前世一样,拍着胸口承诺:“包在贫道身上了!你想要什么样的文凭,把要求写详细点,我立即给你打电话!”
    高明就在纸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出生年月日、果庄财经专科学校、市场营销专业以及毕业日期。至于该校校长的名字,他相信办假证的人能够查得到。
    吕东润在旁边看着,颇有些纳闷:“你为什么非要果庄财专的毕业证,办一个我们黄海省高校的不好吗?”
    高明笑道:“我准备就去果庄那边跑业务,办一个这样的证,说明我在那边很熟!”
    “为什么非要去果庄那边?”
    “那边的业务好做!”高明随便敷衍了一句。
    高明前世是在齐东省西南部的沂滨、果庄、牡丹三个地级市跑业务的,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在这三个地方各筛选了一个最适于合作的批发商。这一世,他肯定还要去找这三家。
    而“五仙酒业”这边分配业务片区是采用抓阄的方式,是好是坏,各安天命。万一今年抓阄有变,被人抢了先,抓不到这三个地级市怎么办?
    所以,高明就先办了果庄的文凭,等到将来分配业务片区时,他就提前要这三个地方。
    对这三个地方最熟悉,可以创造最大的销售利润。这样的理由冠冕堂皇,谁也不好跟他争。
    “小明,你想好就行,我这就给你联系!”吕心田一边说,一边向后面的厨房走去。
    房间里只有高明和吕东润,吕东润问道:“唐甜考得怎么样?”
    高明与唐甜在学校里就是半公开的,以吕东润与高明的关系,他不可能不知道。
    “她考上了朋城师专。”
    “这可麻烦了!”吕东润还不知道高明家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只是替高明着急,“她一定会变心,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们已经分手了!”高明淡淡地说道。
    “我日,这么快!”吕东润吃了一惊。
    “昨天晚上,她父亲到我家去,把我们小时候定娃娃亲的信物换了回去!”高明喝了一杯水,然后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
    “贫道掐指一算,就知道她不是个好鸟!”吕东润学着父亲的口吻,夸张地叫道。
    “滚蛋!”吕心田正好从后面的厨房里走出,他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屁股上,“有你爸我在这儿,你也敢称‘贫道’?”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