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对不起我的名字

回到高考落榜时 作者:吕回

      高明草草地冲了个凉水澡,穿上短袖衫和大裤衩,趿着拖鞋走进客厅。
    客厅的北墙下放着一张高桌,桌上摆着母亲的遗像。母亲已经去世十二年,当时高明才刚满八周岁。
    “阿妈,别怪儿子自作主张。儿子这也是被逼的!”高明向着母亲的遗像喃喃说道。
    他从相框背后摸出一个小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饼干大小的玉佩。玉佩的质料细腻纯净,颜色温润剔透。高明前世也玩过玉,他敢确定这块玉是正宗的羊脂玉。
    高明八岁那年,唐甜的父亲唐士龙用这块玉换走了他家的一个玉镯。十二年一晃而过,系在玉佩上的那一段流苏原本是鲜亮的大红色,现在已经十分黯淡。
    按照前世的记忆,今天晚上,唐士龙将会厚着脸皮再把这块玉佩要回去。
    “不阴你一下,都对不起我的名字!”高明一边狞笑着,一边将玉佩放进小盒,然后连盒子都装进裤兜。
    “不……都对不起我的名字”是高明前世经常说的一句口头禅。
    他锁上家门,骑着自行车直奔县城而去。
    高明家所在的村子叫高唐村,隶属于黄海省朋城市云河区城关镇,位于县城南郊,所以高明还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县城的步行街。
    步行街上有一条巷子,聚集了很多经营古玩、玉器的店铺。这些店铺出售各类真假古董、玉器,当然,假货占绝大多数。如果有人想出手古玩,他们也会收购的。
    高明前世也和几个古董贩子打过交道,深知他们的狡诈。这些人卖东西时,能把价格顶到云端上;买东西时,能把价格压到泥土里。
    他甚至还知道,有些古董贩子明面上是靠着玩古董赚钱养家糊口,暗地里很有可能做的是走私文物、挖人祖坟的勾当。
    既然知道这些人的底细,高明也就有了底气。他在古玩街上走了一趟,看到一家“九锡堂”,心说:“就这家吧!”
    “来、来,小老弟,看玉子还是看古董?”柜台里,一男一女正在打情骂俏。看到高明进来,男的就懒洋洋地站起来打招呼。
    这个男的三十来岁,正是“九锡堂”的老板,姓姬。高明前世曾经在这里给老婆买过玉镯和吊坠,见过他几次。那时候,这个姬老板已经快五十岁了。
    “我有个玉佩,想出手了!”高明说着,从裤兜里掏出盒子,打开盒盖。
    “我看看!”姬老板伸手从盒子里把玉佩拿出来。
    高明一只手把盒子放回裤兜,一只手顺势抓住了玉佩的流苏。
    他听人说,有些玩古董的能够当着卖主的面玩调包计,把真品换成赝品。这事听着有点玄,但是小心无大错。他倒要看看,拽住了流苏,老姬还有没有本事调包?
    “你松开流苏,我对着光,能看得更清楚!”姬老板说道。
    “我抓着流苏,又不影响你看,难道你连流苏也看?”
    姬老板见高明有了防备,也就不再多说。他让柜台里的女人递过来一只小型的手电筒,对着玉佩左照右照。
    看了一会儿,姬老板问道:“小老弟,你真想卖?”
    “那当然!大热天的,我来跟你逗闷子?你能出多少钱?”
    姬老板伸出三根手指:“三十!”
    “嘿嘿!”高明盯着姬老板看了足足一分钟,“我看,你是来跟我逗闷子的!”
    说着,高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眼看着高明就要出了“九锡堂”,姬老板急忙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高明的胳膊:“小老弟,别忙走,我们再谈谈。要不,我再给你加二十。五十,行不行?”
    高明头也不回:“你要真想买,就给五千!”
    “五千?你抢银行啊?”姬老板嘴上说得叫得响,手上也抓得紧,生怕高明跑了,“你这块玉子也就颜色好看点,其实不是什么好材料,雕工也不咋地,这上面雕的都是烂大街的图案,凭什么要这么多钱?”
    挑剔的是买主!姬老板越是一个劲地诋毁玉佩,说明他越想要。
    高明这才回过头来:“姬老板,你看我年轻,就以为我不识货?我这是正宗的羊脂玉,和田玉中的极品!按照国家给和田玉定的标准,我这是特一级!”
    姬老板当然知道这是特一级,否则他也不会拉着高明不放。不过,他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高明居然知道他姓姬:“小老弟,你认识我?”
    高明冷笑道:“那当然!县城里做玉器买卖的几个老板我差不多都认识,喏,东面‘玉缘堂’的付老板、斜对过‘博雅斋’的于老板都是我们家老爷子的好朋友。他们玩玉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你们这一行能蒙得了别人,蒙不了我!”
    “那你为什么不到老付或者老于那里卖?”姬老板已经有点半信半疑了。
    “我要是到他们那里卖,他们一定会告诉老爷子。老爷子非打我一顿不可!”
    他不是没想过去别人的铺子,而是老付、老于比老姬更抠,更不舍得出价。
    “你这不会是偷的吧?”
    “我堂堂的大学生,会偷东西?我明告诉你,这是老爷子送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并且让我不要卖,因为它能升值。要不是我欠了同学的钱,开学后必须还钱,我才不会卖了它!”
    虽然高考已经过了一个多月,高明的身上还是有几分学生的气质,姬老板一眼就能看出来。要不然,刚才他也不会把高明当成菜鸟来宰。
    “就算是羊脂玉,也不能卖五千!”姬老板虽然信了高明的话,却还是想把价钱往下压一压,“十年前,几百块钱就能买到这样的玉子!”
    “十年前是十年前的价,现在是现在的价,要是再过十年,我五万都不卖!”高明说着,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姬老板,“现在,和田的玉石已经被采掘得近乎枯竭,你是长年做玉石生意的,不会没听说过吧!”
    姬老板简直要抓狂,这个年轻人比圈内的一些老鸟都精!
    “五千太多了,你让点!”
    “四千八!”高明说道,“有个八字,吉利!”
    “四千五!”姬老板只要能省钱,不在乎吉不吉利。
    “四千七!”高明又给降了一百,“你再嫌贵,我就走了!”
    “好、好,我这就给你钱!”姬老板终于不再降价。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