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十四章

不能OOC的大家闺秀 作者:爱吃京葱爆虾的当归

      阮籍的态度已经明显的软化,这个消息可谓是你迄今为止最大的惊喜,
    你甚至都有些不敢置信这样的幸运会发生在你的头上,曾经你死我活的困局就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现了转机————谁又能想到他这样阴冷狡诈的怪物也有朝人翻开肚皮的一天呢?
    四周沉寂无声,你掌着盏琉璃灯在黑暗里慢悠悠的前行,走道逼仄压抑,墙上的火把被穿堂风吹得凌乱起舞,你沿着戒堂那扇巨大的铁门摸索,门虚虚的关着,那柄曾让你痛恨恐惧的铜锁就这么随意的耷拉了在地上,从缝隙间望进去那扇小小的天窗还亮着,屏息便能听见有淙淙的水声缥缈,戒堂的风总是会大些,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你每次经过时便总能闻见那随着风灌进来的腥臭味,使你忍不住想要趴上去往里探看,手抓在冰冷的铁杆上又湿又黏,戒堂里空荡荡的一盏灯也没有,但你就是莫名的觉得在那一片漆黑的囹圄里,被困着一个人,它被牢牢的绑住了手脚,在沉默的痛苦的凝望着你······
    “砰!!”
    一声碎裂的巨响惊醒了你,你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在这铁门前站了许久,脚边是跌碎的琉璃灯盏,那包裹的油烛断成了两截,灯芯落到了地上被渐渐浸湿,倒是那翕微的火苗还顽强的明灭跳动,你静静的看了半晌,抬头望向前方幽暗如深渊的甬道,踩灭了火光继续大步朝前走去,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与其一个人守在石室里发呆,倒不如积极点去坐在门边的阶梯上等他回来。
    阮籍并不似寻常人般好捉摸,惯常挂着张瞧不出喜怒的好脸,前一秒还欢欢喜喜的话着家常,下一秒便能眼也不眨的手起刀落,他潜藏着一种冷峻的疯态,却又要命的精通世间的人情冷暖,这么一个棘手的人物,你在之前并未对他有过多奢侈的妄想,尽管你清楚他的确对你有所企图:
    去打动这种人?
    呵,别开玩笑了······
    你只绞尽脑汁的谋划着该如何挑唆起卫秀对他的疑心与忌惮,要铲除这么个位高权重的疯子并不是易事,又是个封建的男权社会,手无寸铁的宋清许要单打独斗可以说是毫无胜算,便还得借力打力的拿卫秀去激起他的凶性,所谓一物降一物,卫秀的皇帝特权是最好利用的一张牌,君王与臣子,皇帝与走狗,在这种前提下杀他便不再是个难事。
    可如今局势却发生了变化,假如说····他真的可攻略呢?
    你有必要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你需要再重新衡量他们之间的利弊,表面上看卫秀明显比阮籍好搞得多,你原本也的确是打算先借卫秀之手除掉阮籍,再设法联纵世族与太后针对卫秀徐徐图之,但这也只是你设想中最理想的状态,在这个计划里,你最担忧的并不是阮籍的那个环节,而是他死后的残局,你非常清楚自己的斤两,让你周旋跳跃在小情小爱中施展拳脚不难,但后续的前朝后宫却不是靠着些长袖善舞的小聪明便能搞定的儿戏,先遑论卫秀是不是精虫上脑的昏君,你擅长的那些技巧对动了心的少年郎或许好使,但拿在上一届宫斗冠军的太后眼里多半也只能是些不入流的把戏,成不了大事,你拥有的都太薄弱,甚至也拿不出上得了台面的砝码,权力游戏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想要不被轻看便得有真材实料,只空手套白狼的投机又岂知不会是另一种被填来挡枪的炮灰?
    你一直都清楚这些隐忧,只是当时的阮籍已成了你必要除之的心头大患,两害取其轻的权宜罢了。但若是你能攻略下阮籍,你能站到他同一个阵营,那事情便截然不同了,他所拥有的优势便恰是你最缺乏的短肋——————
    他是东厂厂督,天子近臣,若要论那些前朝的人情练达心机手腕,即便是你爹也不一定比他强去几分,
    这是他的长处,也是你不必强求的短处,而他阮籍如今虽瞧着风头无二圣宠正隆,但谁又不晓得这卸磨杀驴也是迟早的事情?
    两条路都铺展在了你的眼前,你恍惚的意识到,这或许是你将要做的最重要的决定,
    你倚坐在冰冷的石壁上呆呆的望着天,这幽暗的地底下当然看不见蓝天白云,你只能瞧见那嵌在甬道顶端的夜明珠模糊黯淡,你的私心使你不自觉将立场偏向了卫秀,但理智已令你做下了选择,
    阮籍才是那个能将这潭水搅到最浑浊的不二人选,
    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也不知为什么,你突然涌起股难以言喻的伤感,好像终于和那个深埋在心底的幻梦割裂,渐行渐远·····但伤感还未来得及蔓延,你便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你寄给宿淮安的那些信!!!
    卧槽完了呀!卫秀拿到那信便多半起疑,也定会跳过阮籍再回过头来彻查此事,你也一定会被带走,先遑论你怎么在卫秀那边圆这场戏,你可还在阮籍这儿装着疯呢,吃了多少苦头才使他终于放下了戒心,这边的攻略才将将有了起色,那些信便直接爆个雷,以阮籍这般多疑猜忌半点不吃亏的性格,秉承着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的偏执脑回路,恐怕这进度条得直接跌到负数去!!!
    你冷汗刷刷的便冒了出来,心慌意乱连坐也没了心思,只起身在阶梯上来来回回的踱步,正思量着应该怎么找补,这个事还能如何回旋,卫秀那边又要怎么处理·····却突然听见有脚步声渐近,
    你只浑身僵直的紧贴着石壁,屏息凝神的听着那脚步声渐渐的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你莫名的感觉今天的脚步声也有些不寻常,那落脚的声音有些重,间隔得也很急,这种步调是陌生的,仿佛是带着情绪的,杀气腾腾的,
    来者不善,
    你的心登时便凉了半截,只涌出一瞬想要往下逃的冲动,随即便被死死遏止,你只目不转睛的望着那未上锁的门,听着吱呀一声机阔扣合的脆响,冷汗已从额头颗颗的滚落了下来,
    你知道,之前埋伏的暗线已经爆出,
    这已是危机骤发的险境········
    --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