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能OOC的大家闺秀 作者:爱吃京葱爆虾的当归

      “快醒醒,快!跟我走,我带你出去!”
    突然有催促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来人还一边说一边摇晃着推你起来,你睡得迷迷糊糊被吵醒,睁眼还是层朦胧的泪意,不由打了个呵欠应声看去,只见一个黑糊糊的影子正蹲在你床边,登时被吓得清醒了过来,揉了揉眼定睛一看,竟是喜顺??!!他这个时间来找你是干嘛??
    “小姐莫要出声,快换身衣裳跟小的走便是,奴才这便带你回————回去见宿淮安!”
    喜顺瞧着你醒了,忙压低声音有些急切的向你解释,话说到一半却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抬眼看了看还有点懵的你,大概是才想起你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了,便十分生硬的坳过话头,将“宿淮安”的名头搬出来好哄你,你只半撑起身来看向他,一时有些拿捏不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瞧你坐起来半天都没有反应却反而急了,弓着背有些焦躁的在原地踱了踱步,还不忘小心谨慎的往门外的方向瞧了瞧,更压低了声音的冲你解释道:
    “小姐便信奴才这一回罢!再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如今圣上已大开选秀封妃封嫔,这后宫佳丽叁千,哪里还想得起枯守在栖梧院的小姐来呀!眼瞧这都已经好阵子没来了,多半是没个指望,督主那边又······”
    越说越急竟是已伸手来拉你,语气里简直近乎哀求的低低哭道:
    “喜顺向来也不敢自诩为好人,但小姐却是因着奴才而落到了这般境况,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那戒堂却·····小姐便随奴才走吧!眼下先出了这府再说!否则喜顺便是死也不能安心了······且快起身吧,出府的路小的这几日便都安排妥当了,就赶这一时叁刻的空档,容不得再耽搁了!快走吧!便当奴才求您了!!”
    你心里已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只将信将疑,怀疑这是否是阮籍又变着花样儿的来试探你,便只有点呆怔的任喜顺将你拽了起来,喜顺手脚十分麻利,虽急却依旧粗中有细,给你裹了身暗色的内侍服,再将头发叁下五除二的绑在脑后,把一枚腰牌揣进你袖兜,还不忘塞给你一盏火光幽微的灯笼,蹑手蹑脚的贴在门边屏息听了半晌,这才带着你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一路头也不抬的往那不远处的院门走去。
    大概是已经立春,京华的天气也逐渐的回暖,你踩在雪上只感觉有些冰融的刺骨,此时正是夜阑人静的深夜,只能听见穿堂的风呜咽有声,廊下被埋的墨兰自冰消雪融中显露,却也已残败不堪,便连料峭的寒梅也被渐化的冰霜打落,一片片的落到脏污的沟渠里,却只有廊下的红灯笼一切如旧,在黑沉的夜里艳得有些渗人。
    喜顺似乎怕你走丢,一路都牢牢的牵着你,他的手露在外面被冻得发红,攥紧你的手心却滚烫汗湿,他似乎十分的紧张,整只手都在微微的发抖,你只随着他的脚步跟在后面,出了栖梧院后又拐了几道院门,也渐渐的出现了些有人气儿的屋楼,却都是静悄悄的,现在正值睡梦憨甜的时候,喜顺带着你只捡那羊肠小道走,他似乎确定了你不会再跑,便松开了你的手提着灯姿态如常的走在前面,只偶尔还回过头来看看你是否跟得上,
    周围静极了,一时只能听见脚踩在雪里的窸窣声与行走间衣袍腰带的刮蹭到枯枝的轻响,
    你跟在后面,瞧着前面那瘦弱的身影,那浮在夜色中的灯拉长了影子显得有些伶仃,这个叫喜顺的小太监向来和阮籍关系匪浅,此时他明显看起来像是知道了些什么,因而才生出带你逃出栖梧院的想法,若这一出不是阮籍的试探,你猜他此番应当是想带着你连夜逃回宋府避祸去。
    但他可信吗?
    便是可信,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想也知道这可是杀头的死罪,他就因着这些时日的熟悉?因着对你的一时怜悯?他口口声声说着的是他害了你又是从何而来?你在入这栖梧院前分明与他并无交情呀······
    你自疑心重重的赶路,这一路走得十分顺畅,事到如今不管这喜顺是好心还是恶意,你也自不能漏出半点装疯的把柄来,大不了见招拆招便是!你从喜顺的表情瞧出应当是快到大门口了,他甚至激动得连步子都踉跄了几下,只满脸是劫后余生的希翼与忐忑,还不忘回过头来低声和你念叨:
    “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督主尚还在东厂未归,这一路上我们并未耽搁,应该是整好能赶上这轮值的半刻钟才对······”
    你一言不发的跟在身后,却半点没有他的乐观,
    虽不知喜顺做了什么安排,但你只是直觉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一路上甚至连个巡夜的人都没碰见,未免也顺利得太过了,你只朝着大门口越来越近,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浓,按理来说如今你只是个发了癔症脑子都不太清醒的“病人”,喜顺那样用话哄你,你会跟着他走自也是合情合理,若今晚是阮籍炸你,那这样的表现应该是半点未错的,可瞧着前方干瘦佝偻的身影,即便是没有转过脸来也能让人觉出他此刻的开心,你的心就莫名的一紧,你只是突然想到:
    若他说的是真话呢?
    若他今晚真的是冒着杀头的风险也要救你出去呢······
    你不清楚他为何会这样做,事实上你根本就没有信他,毕竟这栖梧院可并不是表面这般轻疏偏僻,你在喜顺能顺利的将你偷带出去时便已生了疑心,他口中的安排是什么你并不感兴趣,为了自身的稳妥,你当然是选择将他与阮籍看作一丘之貉,甭说是这么个平日里唯阮籍马首是瞻的小太监,便是那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系统不也照旧坑死人不偿命么?但你只看着前方那习惯性佝偻着的单薄背影,突然在想,若他并没有骗你呢?
    他瞧着并不是个鲁莽的人,恐怕是早就在做着计划了,只平日里半点也不显露,直到今晚这恰到的时机才突启行事,他敢在阮籍的眼皮子底下谋划这番,应当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若当真如此,那今晚这出恐怕便是阮籍的将计就计了······
    门越来越近,你抬眼看了看四周,这应当是个不常用的偏门,爬墙的刺棘肆意的张牙舞爪,虽这个时节叶片已落光,但那枯而未死的藤蔓却依旧像蛛网一般牢牢的攀附在灰砖上,教人一眼便能瞧出它盛夏时的辉煌。
    你放缓了脚步走在后头,抬眼瞧见喜顺两步并作叁步的快步走到门边,还不忘回头看了你一眼,手下已麻利的卸了门上的横锁,一只脚踏出去随后整个人便僵在了原地,
    他并未回头,只依旧扶着门一动不动,你心头不知为何有些发苦,缓步的走到门边,阮籍穿着身云锦暗红蟒袍,还披了件皮毛扎实的狐裘斗篷,怀里揣着暖炉,似已恭候多时了。
    昏黑的天地间忽的落下团团幽白,你忍不住伸手去接,竟是又下雪了,
    你与喜顺站在门内,旁边不知从哪儿冒出个面孔生分的小太监替阮籍撑起伞挡雪,雪落在你掌心便化了,你怔怔的看得出神,低头间余光大略的一扫,黑沉沉的夜色中看不分明,只能瞧见浮起的灯笼微光,少说也应有数十盏之多。你偏头看喜顺已一脸亡魂失魄的灰败,浑身抖如糠筛,几乎连站都不稳了,便忍不住伸手想去拉他,才扶住那只冰凉僵直的胳膊,便突的听阮籍有些急促的咳了几声,声音都是破音的沙哑,拖长的调子令人只听着不适:
    “回吧————”
    ·······
    两个提着灯笼的内侍走在前头,你只木木的落后几步,喜顺被吓得几乎连路都走不稳了,被一个身形高大的侍卫架着拖在最后头,你提着灯专注的踩雪,看起来一副完全不知状态的无辜,但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连贴身的亵衣也被冷汗打湿,阮籍今晚的这一出黄雀在后虽不出所料,但你在意的却是喜顺,以及他今晚说给你的那些话,
    如果你猜得不错,阮籍应该已是沉不住气要动手了,
    卫秀是绝不可能杀你的,但如今这选秀一开,再加上你之前刻意为之的那些话,以你对卫秀的了解,他应该会在短时间内不敢来见你,但阮籍却是不清楚这男女情爱的推拉缠绵,即便是再亲厚的君臣,也不可能将这些绕指柔的纠葛摊开来说,因而卫秀这番举动,便定会让他以为,卫秀多半已厌弃你了。
    其实若换个旁的人来看,应当也能从卫秀平日的言行不一中瞧出点动了真心的门道,但阮籍不同,以你这些时日的观察,他骨子里就是个冷血的怪物,他不会被一些寻常人都有的情绪左右,因而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从“有利”出发,这是他的优点,却也能成为他的缺点,于是在这件事上,他便必定会判断错误。
    而按理说阮籍这么个谨慎的人,他应该也会有耐心等到万无一失再对你下手的,但由于之前的意外,你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用“装疯”来保住你的底牌,这急中生智的一步棋却也恰好助长了他的底气,让他渐渐的在卫秀还未彻底厌弃你时便胆敢背地里下手,如今卫秀不来,栖梧院便成了他一手遮天的地方,他定会有再进一步的行动,而你的那些信自也快到了发挥作用的时机。
    你已有了面对接下来所有局面的勇气,可今夜发生的事还是让你忍不住心里打起了鼓,喜顺说的戒院是什么地方?这听起来便知应是个佛家的地儿,又怎会令喜顺害怕至此?阮籍他到底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正思忖间已不知不觉的回到了栖梧院,雪越下越大,你正欲往屋内走,却被哑巴小丫鬟拦住,她们一瞧便知多半是睡到一半便被叫起,连衣衫发髻都有些潦草,你还未来得及问,阮籍便已拽着你往寝居隔壁的另一间厢房走去,栖梧院的正屋便是你日常宿寝的那间与一墙之隔稍小些的那间六开扇屋子,由一条共用的回廊相连,但那间房的门整日都锁着,眼下竟是开着,一进门才发现这屋子里除了装饰摆陈稍显空洞外,旁的居然都一应俱全,你大致扫了一圈,背后便爬上冷汗,只因你从这些挂置的衣物用具来看,竟像是阮籍呆的房间??
    仅一墙之隔,你居然从来不知。他是偶尔来宿还是经常?隔着墙又能不能听见?抑或这满墙的书法字画,有没有其中一个撩开便是双暗中窥探的眼······
    “都是奴才一人之过,与小姐无关,事到如今奴才也不奢求其他,只望督主给小的个痛快吧!”
    思绪被砰砰的磕头声打断,你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阮籍只随意懒散的倚靠在内侍搬来的软椅上,听得这话连眼也没抬,低头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似心满意足的叹了声,这才冲一旁立着的内侍招了招手:
    “本督倒没瞧出来,你竟是个有心气儿的?”
    说着已是起身走近了几步,自内侍手中接过一个暗金色的东西,你趁着烛光看过去,第一眼只以为是条鞭子,但仔细看却比寻常鞭子要宽不少,不知是什么皮革制得,上面还密密麻麻的凸着细锐倒刺,令人看得毛发倒竖,你还未来得及反应,阮籍便已扬手朝着喜顺的脸刮了过去,竟丝毫没有先问话的意思,几乎只见着个残影,你便只听跪在地上的喜顺一声凄厉惨叫,捂着脸伏倒在了地上,那血从捂着的掌心指缝涌出,你惊魂未定的看去,喜顺的那张脸一半的油皮都教那细刺剐了下来,好在没打着眼睛,只从额头贯过鼻梁下巴,一道宽宽的血淋漓,那垂在地上的鞭刺还挂着些连皮带肉,简直惨不忍睹,阮籍却明显并未打算结束,一鞭刚落便已扬手准备又是一鞭,你只下意识扑了过去,紧紧拽住他的手,脑中几乎都嗡鸣了,甚至连装疯都差点忘了,只浑身发着抖的想要阻止,心中拼命的迫使自己冷静冷静,但出口的话却带着颤音:
    “别·····别打他!是清许的错,大人不要生气,清许以后再也不敢了······”
    阮籍被你这一抱有些愣住,只低头看着你好似这才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鞭子一丢,那双冰凉的手便回抱住你,一双微弯的狐狸眼还噙着温柔,脸色透着种不正常的苍白,这样笑着便只如个病弱的多情书生,还放轻了声音来哄你:
    “哎呀!都怪我,被气糊涂了竟一时忘了小姐还在呢!可吓着乖乖了?莫哭~你瞧你这哭得,便教人的心也都跟着碎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你在他怀中被吓得哆哆嗦嗦,你虽还有一线理智扯着使你逐渐的恢复冷静,但乍一下见着如此血腥的凌虐画面依旧使你有些崩溃,你已经觉出阮籍这话里有话,也有些后悔一开始不该只顾着自己而任喜顺被拉下了水,早知他居然当真是想救你出去,你就该在一开始便设法阻止他才是,喜顺能不能保得住尚不能知,但你已经隐有预感,今夜恐怕会十分的难熬·······
    “你想要救他吗?”
    你突然被捏着下巴抬头,阮籍却依旧温柔慈悲的注视着你,还用指腹来擦去你眼角的泪,语气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勾引与兴奋:
    “小姐想要救他吗?小姐连路边的阿猫阿狗都不忍心不管,如今便眼睁睁瞧着一个大活人死在你眼前吗?”
    “不要····不要他死·····”
    ········
    “那小姐便要听话,随我去个地方,等去了呀,他也便不必死了。”
    阮籍低头贴在你耳边十分轻声的说,你只埋在他怀里顺从的点了点头,地上的喜顺还含糊不清的在哭求着什么,那一鞭将他半边的嘴唇都撕下了大半,嘴角也扯开个大大的裂口,口涎混着血灌了满嘴,便只能听着破风箱般的呼啦气声,字不成句,你只来得及低头看了他一眼便被阮籍拉着往门外走去,他伸来拦你的手便只抓在你飘飞的裙边一角,随即就被那个奉茶的内侍狠狠踢开,你偏头看了看自己裙边那个血糊糊的手印,心愈来愈沉。
    外间的雪还在簌簌下着,
    你却已不觉着冷,并没有人跟着,只有阮籍拉着你的手不快不慢的走,不知是不是你的心理作用,你只觉得他整个人都有种让人胆寒的“疯态”,他虽说着生气,但当时那一鞭挥下去,你却看得分明,他的眼中连一丝波动也无,平静得令人发毛,就像只是在喝一杯茶,在看一朵花,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残忍,他只是在做一件事,在达成一个目的,仅此而已,
    他与这世间的一切,都没有共情。
    阮籍并没有打伞,大团大团的雪覆下来将他的头发都染白,他今天没有戴抹额,雪便将他纤长的睫尖都沾了点儿霜,脖间的白色狐绒严严实实的围了一圈,使得他这样偏头看你时,简直就像只初学幻化的雪狐,你回望他的目光专注,甚至连方才的惧意都凝固了,只顺从的牵着他的手,在心里默默盘算:
    前几日的“家书暗号”报平安后,那宿淮安的娘子今日收的该是第几封······
    --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