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不能OOC的大家闺秀 作者:爱吃京葱爆虾的当归

      “小姐,你猜今日是有还是没有??”
    你正在春菀的服侍下梳洗打扮,便瞧见冬藏已快夏珠一步的放下托盘上的早膳,连将盘中一碟碟的粥食糕点先拿出来摆好都已等不及,便直奔着因才晨起还未来得及打开的窗边走去,她本就是你四个丫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性格又向来天真憨直,此刻这扎着两团团的圆髻步伐轻快的急切劲头,倒像极了她每次年节头一个冲去院里放鞭炮的模样,你不禁莞尔一笑,只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反倒是正在为你梳挽发髻的春菀先板起了脸,手上的利落功夫未停,但嘴上已因冬藏这不成体统的活泼行径唠叨了起来:
    “我瞧你近来是越发没有规矩了,是瞧着小姐心性好不计较,便愈发没个正形儿了是吧?这手里的活计还没做好,便去好奇些无关紧要的事来,也亏得是小姐脾气好,我看呀小姐你就是因着她年纪小便宠惯了她,就该找个严厉的掌教嬷嬷来治一治她这皮猴儿一样的心性儿!”
    春菀是四个丫鬟里年纪最大性子也最沉稳的,也向来是最蹈常袭故的一个,便是当初和宿淮安一事,她也是丫鬟里头一个站出来与宋清许分析利弊的一个,只到底是主子执拗,也便只得妥协,又担心其他丫鬟办事不够牢靠,这才自行揽下这桩鸿雁传书的差事来。她平日里便总恨铁不成钢冬藏性子不够持重,此时又刚巧撞她眼里,可不得趁机多叨叨两句嘛。你也早就习惯这四个绑定小丫鬟之间的日常小剧场,本正安安静静的吃着瓜呢,却不想春菀几句话便是把你也数落上了,但她说得倒也是没错,便也只得瞪了在一旁开心看戏的夏珠一眼,没好气的接过话道:
    “就是,我瞧春菀说得没错,我回头便瞧着让王嬷嬷去寻个严厉凶悍的掌教嬷嬷吧,好好调理调理冬藏这性子,夏珠你也别只在一旁笑,你也一并送去收拾收拾才好!”
    夏珠自是晓得你不过嘴上不得饶的说说,只依旧不紧不慢的摆放着碗筷,正欲开口说几句吉利话哄你,倒是冬藏这丫头傻愣愣的当了真,从窗边急忙忙的跑到你身边来,将手里拿着的一朵正沾着晨露娇艷欲滴的花捧到你面前,满脸堆着掐媚的笑,眼里都是焦急的讨饶:
    “小姐小姐你千万莫听春菀姐姐的,她惯来是看不上我聪明伶俐更讨小姐欢心,就憋着坏的想整我呢!冬藏保管以后都秉节持重,小姐千万莫找掌教嬷嬷来才是!求求小姐了~小姐最疼冬藏了~~”
    便是板着一张脸的春菀都被气笑了,夏珠更是倚在桌前笑得前仰后合,你只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亲昵的点了点正凑到你面前的圆脑袋,边没好气的睨了眼这装痴卖傻的笨丫头。正轻松愉快的打闹着,春菀却忽的被冬藏捧起的那朵花吸引了目光,恰好也已梳妆妥当,便拿起那正开得精神抖擞的花枝:
    “这花倒生得极美,不知是何品种,奴婢竟是从未见过!”
    你早在冬藏兴冲冲的去开窗时便知定是会有一朵花的,因而也不十分在意,直听到春菀的赞叹时才分了些心神到这每日例行的“来客”上。
    这花乍一看便只以为是阳春棣棠,仔细一瞧却并不是,花骨朵比寻常的棣棠要大许多,中间怒放的成花几乎成你摊开的掌心一般大小,颜色也不似寻常的阳春棣棠般呈雪白,而是一种透着晶质的莹白,叶疏而细,沾着剔透的晨露宛如朵稀罕晶石雕成的水晶花一般。
    你都有瞬间被这尽态极妍的美丽晃了神,却又莫名觉着是在哪里见过·······
    到底是哪里呢?
    你拿着花思忖了一会儿,却直到你一边用着早膳一边听春菀说些近日来盛京发生的趣事时,才突的灵光一闪,想起了你是在哪里见过,顿时心中一阵好气又好笑。
    你自是见过这花的,养花人还给它起了个香艷的名字:“美人霜”
    这“美人霜”一词的来历还颇有些少儿不宜,据说是前朝曾有那艷名远播的花魁“拂絮娘子”,生得是妖媚多姿,一双娇娇俏俏的桃花眼不知勾了多少男儿郎的心魂去,她的春宵一夜是京都那些达官显贵们打破头争抢的有市无价,而这样引得男人们魂牵梦萦的花魁自然是不止漂亮的脸蛋和解语的才情,据说曾有那皇宫里的贵客一掷千金只为一睹拂絮娘子的花容,一夜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贵客自美人怀中醒来,迷迷瞪瞪惊呼:“这六月怎结如此冰霜!”,却原是美人的一双雪白酥乳贴在脸上,如凝脂柔玉让半梦半醒的贵客错以为是落了一夜白霜,自此便有了“美人霜”这个艳词,也多是勾栏里的浪客狎昵之间说来玩闹的罢了。
    但那个看着老实巴交的养花人却偏给自个儿的花起了个如此不雅的名字,但又因着他培育出的这稀奇品种的确从未见过,他还放出话来只看不卖,在一座千金的蓬莱轩大摆了叁天的赏花宴,一时引得盛京的达官显贵们趋之若鹜,纷纷买下一张昂贵的门票去一览奇花。
    而至于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那个还不知道嫁不嫁得成的“未婚夫婿”东厂掌印太监阮籍,特意花重金给那个花客包了个场,命那个花客送货上门来给自赐婚后便闭门谢客的你单独办了个赏花宴。
    那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你叒叒叒的又因此上了盛京的热搜·······
    花你自是没好好看的,本来当初那场人尽皆知的赐婚笑事已经随着时间稍微弱了些风头了,这盛京的贵族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层出不穷的风流八卦,而对百姓来说,被莫名其妙赐婚给个太监的名门贵女自是猎奇,但时间久了,便是倚翠阁新出的花魁也都比那旧事来得有热度。
    你本来也正宅在家里卯足了劲的对付石燕这个大麻烦,还在夜里悄悄的让他带着你体验了几次反牛顿的“双人轻功”,好嘛,这一下不得了,你再度因为赐婚的梗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据夏珠悄悄打听到的,都有会赶热度的茶楼连夜写了几个版本的《相府千金与东厂太监不得不说的秘密123》,令说书先生一天叁场的轮番演绎,那是一个高朋满座一票难求,顺势赚了个盆满钵满。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你初闻此事时只感觉五内俱焚,心中忍不住比中指骂道,自然也得根据人设的茶饭不思闭门静心好几日。实则你也是被这些生意人的无耻所惊呆了,你突然深刻的体会到了鲁迅先生的悲愤,只觉得自己就是那因行刑洒了一地的鲜血,被那些奸商拿着馒头拼命的蘸。
    所以你当时自是无心赏花的,只粗粗的瞥了眼,倒是对那个精通舆论造势的花农多留意了几分,感觉自己遇到了古代版营销鬼才。你也不知道那个因“赐婚事件”与你牵扯到一起的待攻略目标这样做有何用意,你对他的信息目前还知之甚少,只有一些人皆知之的粗浅情报,虽然婚期在一天一天逼近,但你和他的交集依旧进度为零。
    你习惯性的想要分析他这番兴师动众的“表白”可能有几种原因,但都折戟于过少的情报。倒是你爹被这事儿气得差点没脑溢血,一个儒雅彬彬的文官差点就要抢过侍卫的剑冲去东厂找那个罪魁祸首决一死战了。这样的突发事件实在是太过没头没脑,你对你爹认定的对方就是刻意折辱的意图持保留态度,而这个事情的余波还远不于此,
    你爹是不是真的想杀了阮籍还不一定,但石燕却是真真正正的对你那个未婚夫婿,动了杀心。
    你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石燕也如愿以偿的自以为一步步的在向你靠近,
    毕竟你只是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千金,如今已被他夺了清白,性子又是这样的单纯乖巧,你自是比不得他识尽这人间险恶,便只消耐心的连哄带骗,威逼利诱,总能唬得你稀里糊涂的丢了这颗芳心,心甘情愿的嫁给他为妻,再生一双儿女。
    他是这样笃定着,尽管他在这男女情爱上实在是笨拙好骗,但你恰到好处的引诱与配合,便给了他一切尽在掌握的错觉。
    眼看着郎情妾意水到渠成,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却突然因那阮籍脑子有病般的搞这一出,而横生波折。事实上你在之前也并未接触过石燕这号人,你在穿越前也是兢兢业业的守法好公民,穿越来之后遇到的也都是知节守礼的谦逊公子居多,哪里见识过这种拿人头赚口粮的危险份子?而你之所以在与他的拉扯中游刃有余,概因为他对你动了心,而你只心如磐石。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是温顺无害了。
    他本性如此,只是因为爱你而收敛着罢了。他本可悄无声息的立即带你走,即便是被发现了,离了这盛京,一入江湖便如鱼入海,天地之大,便是朝堂也并非谁的一言堂,更遑论向来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的武林,即便你爹是当朝左丞,怕也只能鞭长莫及,奈不得他分毫,他顶多也就是因这坏了“武林不涉朝堂”的江湖规矩而要被正道追杀罢了,但想必以他的实力这也并算不得什么无路可走的绝境。
    而他之所以未这样做,概只因为顾念你的意愿。你不愿就这样自私的随他悄悄离开,把所有身后的骂名都丢给整个清河宋氏来担,更何况你还身有赐婚圣旨,若是这样悄然离开被认为是私自抗婚潜逃,怕是连累着整个宋氏都要遭殃。
    他定是要带你走的,但因你的意愿,而选择了最危险的一种。他已经与你约定好,在你大婚的当日,以刺客的名义,将送亲的队伍截拦,在众目睽睽之下,趁乱将你劫走。这样做对他自然是没什么好处,但却可以让你留一个正大光明消失的理由,你的爹爹也不会因此而受任何牵连。
    只是东厂的爪牙走卒众多,督主迎亲当日,想必也会有高手护卫,
    他也不过是也许会失败,也许会就此死在你婚礼当天,罢了。
    这是他已经答应你的事情,也是你答应愿意跟他走的条件。
    不过这当然不是你预备杀他的计划,毕竟他当日来劫亲虽的确危险,但成功与失败的几率也是一半一半,万一他成功带你走了呢?更何况即便是失败,以你对他的了解,你怀疑他便是不能带你走,也会拉着你一起死,毕竟带走一个大活人的确不容易,但他死前顺带把你也杀了却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红事变白事,他自是高兴与你一起殉情去地下做一对亡命夫妻,而你岂不是亏大发了?
    因而这番约定都只不过是喂他的定心丸罢了,你自然另有后招,你才不会允许将他这个大麻烦拖到几月之后的婚期呢,你要在这之前,便彻底的解决掉他·······
    直到春菀唤你,你才发觉自己拿着这“美人霜”已怔怔的发了好一会呆了。那日阮籍大张旗鼓的“秀恩爱”事件的确触了石燕的逆鳞,几乎是等不及拖到深夜,你不过才遣开丫鬟们预备小小的午睡一会儿,他便已出现在了你身后,只目光沉沉的站在你窗前,通身的杀意简直犹如实质般可怖,饶是你这么个不会丝毫武功的普通人都忍不住打了寒颤。
    你那日自是耐着性子好好的“安抚”了许久,本是一本正经的解释也不知怎么的就被他哄到床上去了,而且还是人来人往的白日,春菀她们自尽心尽力的守在屋外随时等候你的吩咐差遣,你却只紧咬着唇被醋极的他压在床上变本加厉的欺负,外间一丁点风吹草动的响声便令做贼心虚的你紧张得浑身紧绷,他偏还爱极你这样克制又动情的模样,便险些差枪走火的真要了你,这样提心吊胆的白日宣淫却反而使两人都激动的高潮了好几次,便直到你贴身的亵裤都湿的不成样子,他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你,一边温柔动情的轻吻着你,还偏要说些唬人的威胁让你在他的怀里哭着发誓绝不水性杨花心有二意。
    你本以为当时那一通遂他心愿的温柔小意已经将这个事儿翻篇了,却直到今天瞧见这窗前的“美人霜”才知道他居然还在忿忿惦记着那个事儿?!只是那个狡黠市侩的花客是如何愿意让石燕折了他这生财致富的摇钱树的?你只记得听说长公主出重金要买都没能让他松口,谁又能想得到,当时引得万人空巷围观的“奇花”,如今就这样随意的被折下送到了你的窗前?
    冬藏还在叽叽喳喳的和夏珠争辩着这每日都送花到小姐窗前的是天上的神仙还是地下的妖怪,倒是春菀只一脸瞧不上的嫌贫爱富嘴脸:
    “我瞧你们都是那些狐妖山精的话本看多了,依我看多半是府中哪个癞蛤蟆自不量力想引得小姐的注意,这才每天巴巴的送花到窗前,你瞧他连面都不敢露,可见还有点自知之明,知晓自己不过是痴心妄想。”
    一番刻薄的鞭挞只打击得冬藏夏珠那兴奋的劲头都恹恹了,还没开始做这话本里的美梦,便先被残酷的现实敲了个粉碎,少女心估计用520都粘不回去了。
    你却只重新坐回到梳妆台前,将髻间的点翠流苏发簪取下来,又将那朵开得正艷的“美人霜”撸去杂枝绿叶戴在了头上,其实你并不知道他此刻是否能看到,你只是想着前些日终于等来的消息一时心绪难平,
    你也是在许久以前的一次宴席上,曾听长公主提起过,前朝的皇帝荒淫无度,还痴迷方术,而后宫的美人们为了争宠,便去那些邪道们手里高价求得些驻颜换肤的秘术方子,据说那古方极为霸道,便是天生的胎记或是后天烧烫毁损的皮,都能枯木逢春恢复成与常人无二的皮肤,不过据说这方子风险巨大,还得去寻来与自己血脉相融的生人用以换皮,稍有差池便会送命,因而此等神奇的方子竟是未能留存下来,倒是可惜。
    但既然有这个说法,即便是不易,也总能寻到些蛛丝马迹的,而搜寻些绝迹难寻的古籍孤本作收藏,也向来是贵族们不甚新鲜的爱好,不是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你也是在拟定好那个周全的计划后,才开始了大海淘沙的寻找。
    所幸,这种古方虽是冷僻但到底也算不得多么罕有难寻,你便也终于在前几日收到了喜报。
    他如此深爱着你,自是不吝剐下这层皮给你的,更何况能用正常人的面目坦坦荡荡的与你亲近,也一直都是他渴求的事情不是吗?
    而只要他踏进了这个陷阱,生与死,便不过你的一念之间罢了。
    用错了一味药,人参也能变成砒霜,更何况这个药方,还是由一个欲置他于死地的人递上的。
    你只闭眼平息着心中纷杂的心绪,春菀她们瞧见你这烦心的模样,便也都互相使了个眼色,知情识趣的掩门退下了。你静静的坐了不知多久,却忽的有一双熟悉的臂膀将你环进怀中,睁眼却是石燕,他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看着你戴在发间的“美人霜”,怔了一瞬,眼中浮起层欢喜:
    “我初次见到时只觉得这花实在是言过其实,但戴在你头上,却竟又好看了几分。”
    你望着他露出温雅的笑,只示意他低头,凑到他耳边极轻的说,呼吸间吐气如兰:
    “那你可知这花的来历?你送我这花,是想当我的一夜恩客,还是想以千金赎我?”
    石燕在你这样亲昵暧昧的问话中浑身一僵,你从未与他如此主动的亲近过,更何况是这样近乎轻佻的撩拨,他眼底都因你这样的举动而泛起层痴欲的微红,你只半跪在软凳上有些吃力的想要抱他,他却已在你这样的主动中情不自禁的俯身回应,你在他几乎有些难以置信的狂喜眼神里,轻轻的贴近,隔着他的面罩,奉上一吻,
    有炙热的吻急切而小心翼翼的覆上来,你闭着眼回应,却不知为什么,眼泪便落了下来·······
    --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