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吊唁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大殿之外!
    贾全安看着站在院子里,还茫然无知的许家人。
    “你们,都跟我出去吧。”
    许家人看到自家家主昏厥了,当场便着急了,就要上前,然而贾全安双目一瞪之下,他们便是不敢上前了。
    贾全安到底是附妖师,身上的气势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
    庙门外,此刻陈山也是带着几位镇虎卫着急的站在那里,他很想知道城隍庙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没有城隍的许可,他不敢踏入庙门内一步。
    “陈大人!”
    贾全安出来了,当看到陈山着急的表情时候,也是知道陈山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师祖有令,许家虽是师祖弟子后人,但也是大明百姓,受大明律法管束,不能因为是师祖后人便是特殊对待,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什么!”
    陈山浑身一震,他想过了所有的可能,可没有想到城隍爷会是这么个决定。
    在他想来,最好的情况可能就是城隍爷让许家去刘家上门道歉,又或者是许家找出一个人来赔命,而最坏的情况就是城隍爷因为许家被捕而不满因此震怒,怪罪到朝廷身上。
    “贾老弟,许家是谋反罪,按罪当满门抄斩啊。”
    陈山怕城隍爷可能对大明律法有些不熟悉,特意提醒了一句。
    “师祖清楚,这就是师祖的原话。”
    贾全安看到陈山震惊的表情,心里也是苦笑,他在这之前也是和陈山一样的想法,甚至他要比陈山还要震惊,因为他是看到师祖震怒的样子的。
    “贾老弟,许家只有这一支,要是没了,那许家就代表着绝后了?”
    陈山还是忍不住又一次提醒,在知道许家和城隍爷的关系后,锦衣卫那边便是对许家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最后得出的结果是,许家从来没有分家过,更没有分支在外流落。
    “按律法处置,哪怕因此许家绝后!”
    贾全安怕陈山不能领悟师祖的意思,直接是把话给说明白了。
    嘶!
    陈山面色变化好几次,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城隍庙方向拜了三拜,没有说什么,手一挥,朝着身后虎卫说道:“把许家人都给带走。”
    ……
    京城到饶州的路上。
    莫文石和向景山两人正飞快赶路,可即便以他们的实力,从京城到饶州也要一天的时间。
    “这是饶州那边的信鸽?”
    听到天上传来鸟鸣之声,莫文石停下了脚步,嘴里轻吹了一声口哨,天空之上的信鸽便是飞落了下来。
    “难道饶州那边出了大事情了?”
    自己一天就可以赶到,可饶州那边还急着发消息,在莫文石和向景山看来,肯定是饶州发生大事情了,最大的可能就是城隍爷生气了。
    想到这些,莫文石聪明打开信封。
    几分钟后,莫文石的老眼中有着震惊之色,直接是把信封递给了一旁着急的向景山。
    “怎么了,难道城隍爷……”
    看到信封内容的向景山,话语一下子戛然而止,神情也是和莫文石差不多,两人眼眸之中都有着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谁都没有说完,就这么保持着沉默。
    “我们误会城隍爷了。”
    “是啊,城隍爷是神灵,怎么可能如此的狭隘,是我们误解了城隍爷。”
    莫文石和向景山两人都因为信封的内容而动容和震撼,城隍爷竟然让他们按照大明律法去处置许家,并且还让他们替他向刘家说一声对不起。
    “还去饶州吗?”
    “不去了,城隍爷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想来心情也很是不好,就不要去打扰他老人家了。”
    莫文石和向景山,两人选择了原路返回。
    ……
    两天之后,崇仁帝的桌子前,放着锦衣卫和镇虎卫调查来关于许家所犯之罪的所有罪行。
    许家,剩下的二十四人,竟然无一人可以免于刑罚。
    “几位供奉,这真的要全部处死吗?”
    身为帝王,崇仁帝并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可此刻看着这二十四人的名字,只觉得手中的御笔重若千斤。
    “这是城隍爷的意思,许家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倘若我们放过了许家,那才是对城隍爷的不敬。”
    莫文石的话也得到了向景山几人的认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早就明白,城隍爷不是那种徇私之人,如果不对许家进行公平的处置,那是对城隍爷的抹黑。
    “既然这样,那朕就批了,许家所有人问斩,许家那些媳妇,如果没有作恶的话,那就给放回娘家。”
    崇仁帝御笔一勾,将上面的一个个名字都给勾上,就要批复下去,不过就在这时候,殿外一位虎卫急匆匆走了进来。
    “陛下,最新消息,许家一位媳妇怀孕了,是刚刚大夫检验出来的。”
    听到虎卫的话,崇仁帝还有莫文石几人眼睛一亮,固然城隍爷说的是许家按律处置,而造反这种罪,就算是怀孕了也是死刑。
    可对于许家的这些媳妇,已经是决定了无罪就释放回娘家,那许家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就能保住。
    “陛下,如果许家这位媳妇没有大错,那就给放回娘家,我们就暗中派人盯着点,让这孩子平安生下来,许家也算是有了后代。”
    “对,就这么办,不过要不要告知城隍爷?”
    “不用了,这事情就不用告诉城隍爷了,想来城隍爷知道也不会怪罪的,毕竟以往也有犯人因为怀孕而免于刑罚的,这体现了陛下的慈悲,上天有好生之德。”
    崇仁帝点了点头,女犯人怀孕,免于处罚自古就有这样的规矩的,城隍爷知道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陛下,这一次除了许家之事,我们几个也就一件事情想要和陛下商量一下。”
    “哦,什么事情?”
    崇仁帝有些好奇,几位供奉同时找自己商议,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
    “这事情是和城隍爷有关系,目前我们知道的是贾家还有司徒家以及许家,这三家的先祖是城隍爷的弟子,而从贾家那边得到的消息,当年城隍爷可是收了不少弟子的。”
    崇仁帝有些听明白了,不过他没有插话,而是等着向景山继续说下去。
    “我们在想,是不是全天下去寻找一下城隍爷这些弟子的后代,像许家这种情况,如果我们早点发现,将许家的造反给扼杀在摇篮中,许家也就不会差点绝后了。”
    “嗯,这是一点,还有一个原因,就怕城隍爷的弟子后代,受到了某些委屈和不公平,那才是最要命的。”
    “这个事情确实是要严肃对待。”
    崇仁帝点了点头,他自认自己不是个昏君,朝堂也是治理的一片清明,可天下如此之大,总归还是有一些害群之马的,万一这些官员恰好欺凌到了城隍爷弟子的后代身上,因此引发城隍爷对大明不满,那后果不是大明可以承受的。
    “几位供奉的建议是?”
    “专门召集一只队伍,全天下调查,当然,这要放在暗中进行,以免鬼族和妖族也知道进行破坏。”
    “好,这样,我这边也派一位皇子加入其中,明面上是各地巡查贪官污吏,这样便是不会引人注意。”
    崇仁帝这么安排也是有一些私心的,城隍爷是神灵,皇室是攀不上的,但如果和城隍爷弟子的后代能够打好关系,也算是变相的和城隍爷处好关系。
    莫文石和向景山等人自然也知道崇仁帝的心思,但这也是他们乐意见到的。
    ……
    后宫!
    大明皇帝不像前面几个朝代,后宫佳丽三千,大明皇帝的后宫妃子并不多,崇仁帝除了皇后之外,也就只有四个妃子,有六个皇子和四位公主。
    崇仁帝正值壮年,也还没有立太子,因为大皇子非皇后所生,皇后所生的是大公主和三皇子,所以对于立储,几位皇子也都有着自己的心思。
    所以今日,知道父皇召见自己几人,六位皇子都激动的很。
    “都坐吧,这一次召集你们,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替朕分忧,朕决定派你们中的一位,担任十二路巡抚,清查各地官员。”
    听到自己父皇的话,六位皇子面色都变化了一下,这可不是一个好差事啊,要知道他们现在是皇子,作为皇子最怕的就是得罪太多的官员。
    这清查,必然是要得罪一大批人,而地方上的官员,哪个背后不站着京城的高官,不是那些高官的学生就是那些高官所推荐的,这要是查出了一些问题,那就等与是和京城这些高官大佬交恶了。
    大明的立储不像前面朝代,是皇室说了算,大明的立储,一般都是皇帝和几位阁臣商议的,甚至有些时候阁臣的意见更为重要。
    因为对于陛下来说,都是他的儿子,只要不是特别偏心哪一位皇子,谁当皇帝都是一样的,而崇仁帝便是没有特别偏爱哪一位皇子。
    “父皇,母后下个月诞辰,儿臣恐怕不能离京。”
    四皇子开口,他的生母是贵妃,而且下个月便是诞辰,他这个不能离京的理由算是无懈可击。
    “替父皇分忧是儿臣的职责,只是我现在跟张大人正在修书,实在是走不开。”
    三皇子也是跟着开口,他是皇后所生,自己母后也是给他指明了路了,那就是结交那些清官,入翰林修书便是其中的一步。
    五皇子朱明羽,看到自己几位哥哥都找理由拒绝,沉吟了片刻后,却是开口道:“父皇,儿臣愿意前往。”
    “好,老五你很好。”
    崇仁帝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自己这六个儿子,这种清查得罪人的差事,自己这些儿子都不想做,他是能够理解的,只是自己这些儿子并不知道,这其中所蕴含的好处。
    “老五,朕赐你尚方宝剑,遇到贪官污吏可先斩后奏,同时每去一路,可调动各路大营。”
    听到自己父皇的话,朱明羽脸上有着震惊之色,其他几位皇子也是如此,他们没有想到父皇这一次竟然会放如此大的权力出来。
    原本在他们想来,所谓的清查就是各地巡视,发现官员头贪污行为便是给父皇上书,而后等父皇和内阁商议该如何处置,没有想到父皇不但给了先斩后奏的权力,另外还把兵权都给放出来了。
    “父皇,儿臣一定不会辜负父皇的期待。”朱明羽狂喜,直接是跪了下来。
    “嗯,你去见见你母后吧,告诉你母后,朕晚上会过去。”
    这话,又是让其他几位皇子一阵羡慕,他们都知道,这是父皇对老五的奖赏。
    父皇待在后宫的时间并不长,除了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之外,必然会去皇后那边,其他更多时候都是待在前朝,一个月能够去一两次其他妃子那就很不错了。
    “老五你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
    崇仁帝看着自己其他几个儿子一脸后悔的离去,也没有太在意,他要把事情给交代清楚。
    ……
    一个时辰之后,朱明羽离开了皇宫,他的神情还有些错愕,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原来饶州有城隍,我大明竟然有神灵了。”
    身为皇子,自然是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妖魔鬼怪的,甚至他私下里也接触过一些附妖师,但关于饶州城隍他还是第一次知道。
    “父皇让我去找莫供奉他们,那这一次将会是我的机会,如果能够得到城隍爷的赏识,储君之位就是我的了。”
    身为皇子要说没有成为太子的念头那是假的,只是朱明羽知道自己和几位哥哥的差距,原本是没有抱太大的希望的,可这一次却是他最大的机会。
    ……
    河南路,渝州。
    一位中年男子牵着一位小女孩的手,走进了城,而在两人的后面则是跟着一位妙龄女子。
    “小姐,我们就真的这么陪着他到处走三个月啊。”
    这三位自然就是苏云善身和果果还有司惜玉,而说话的则是跟在司惜玉身后的老者。
    司惜玉没有回答,但已经是用行动证明了,最主要的还是,她觉得苏云这个人有些神秘,隐隐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这位大叔,问一下,刘家怎么走?”
    “刘家,你是去刘家吊唁的吧,就顺着这条街道走到底而后左转,就可以看到刘家府邸了。”
    “嗯,我是去吊唁的。”
    苏云善身点了点头,拉着小果果便是按照刚刚一位老人家指路的方向走去,司惜玉听着苏云和老者的对话,心中有些疑惑,饶州离着渝州有千里之远,普通人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两地往返,苏云怎么会跑这么远来吊唁?
    PS:一百章了,求下月票和订阅了,大家有的多给九灯点,拜谢了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