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谁给他们机会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城隍庙外!
    陈山此刻也是在离着城隍庙不远处的酒楼内等候。
    许家离开滁州之后,镇虎卫的人便是在暗中跟踪,当知道许家今日一大早来到了饶州,陈山便是坐不住了,因为他知道许执仁来饶州的目的。
    许执仁是来拜祭城隍爷的,想到许家是城隍爷亲近弟子的后人,如果许执仁向城隍爷告状的话,城隍爷会是什么反应?
    他必须要第一时间知道,也第一时间向京城汇报。
    实际上,在许家来之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汇报过了,而莫大人他们已经是往这边赶了,万一城隍爷震怒,也好过来请罪。
    “大人,贾全安进了城隍庙了。”
    贾全安的身影出现在城隍庙,并且急匆匆的模样也是被镇虎卫给看到了,陈山听着汇报,心里一紧,贾全安急忙忙的,那肯定是城隍庙里发生事情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城隍爷生气发怒了,不然一般事情贾全安不会这么着急的。
    ……
    城隍庙内,正在城隍庙内的妖魔鬼怪,此刻只感觉到一股恐怖气息流出,吓得他们一刻都不敢再待下去,急急忙忙的跑出城隍庙。
    所以,当贾全安看到这些妖魔鬼怪仓皇逃窜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一紧,师祖比他想象的还要生气啊。
    城隍庙神殿,苏云的身影从神像走走出,凝聚实形,站在了许执仁的跟前。
    “祖……祖师?”
    许执仁虽然知道自家师祖是城隍爷,可当真的看到自己师祖现身,还是有些震惊的。
    “你是随风的第几代后人?”
    “回师祖,我是先祖的第三十一代后人。”
    许执仁连忙回答,并且补充道:“师祖,先祖他老人家对您很是敬重,并且给我们许家留下过祖训的。”
    “留下过祖训。”苏云面色一冷,“这祖训,你怕是已经给抛之脑后了。”
    “师祖,我知道错了。”
    许执仁原本站起身的,又砰的一下跪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师祖的,而他也没有打算隐瞒。
    “错,你错在哪里?”
    “我不该违背师祖和先祖的意愿,不该带着许家造反的。”
    在许执仁的心中,自己做错的就是不该造反,违反了祖师和先祖当年定下的规矩。
    “你是不该造反,更不该杀死那刘青山,还有那些士兵!”
    苏云厉声呵斥,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犯的是什么错,造反固然是错,但这不是让他生气的真正原因,他生气的真正原因,是许家造反的时候的那些残忍手段。
    唰!
    许执仁脸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终于是发现了事情的严重了,师祖很生气啊。
    “师祖,我错了,我不该做这些的,我们许家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当初你是怎么狠心对刘青山的妻儿子女下手的?两军交战尚且知道不斩来使,可你呢,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苏云几乎都要气炸了,在知道今日有故人之后会来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期盼,可当看到许家人身上的因果缠身,当推算出许家所做过的事情,他差一点就想一巴掌给拍死许家人。
    他的弟子的后人,竟然能够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师祖,我错了!”
    许执仁脑壳不断的磕在地板上,砰砰砰作响,不过他这心里却是有些不满,肯定是司徒信给师祖告的状,不然师祖怎么会知道的这些详细。
    “别说你心里根本不知道错,就算你知道错了,杀人偿命也是天经地义之事。”苏云目光没有再看向许执仁,而是朝着门口喝道:“站在门外干什么,给我滚进来。”
    贾全安已经是站在了门外,他听到门内的骂声,没有敢踏入进来,不过现在听到师祖的喝声,不敢犹豫,连忙是推开门进来。
    “师祖!”
    “别喊我师祖,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子,你是觉得我会包庇许家是吧,就因为许家是我弟子的后人,我就会让他可以杀人后还逍遥法外!”
    苏云的话让贾全安心里一咯噔,连忙是跪在了地上,他原本以为师祖是因为许家被抓入大牢而生气,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贾全安,别说是你们,就算你是先祖小猴子,敢做下这等事情,我也能杖毙了他。”
    “是,师祖,是我领悟错了,您不要生气。”
    “师祖,我们许家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贾全安和许执仁都是不断认错,苏云气的冷笑了几声,道:“还有以后?你们动手杀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以后。”
    “刘家,三代忠臣啊,既然你让刘家绝后,那你们许家就此绝后吧。”
    苏云这话一出口,许执仁跪在地上,身子僵硬住了,贾全安也是面色大变,看到师祖那么生气,他想到过师祖可能会让许执仁赔命,可没想都师祖竟然是要整个许家绝后。
    “苏云?”
    一直在一旁旁观的赵黎歌,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开口了,许随风可是苏云当初最亲近的弟子之一啊,她怕苏云在愤怒之下做出决定,后面会后悔。
    “不用劝了,他们都该死,就这畜生杀了刘青山一家,还有他们许家其他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造反之前就害过不少人,起兵造反之后,更是趁机烧伤掠夺那些和他们许家有恩怨的家族,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许家人,在秘密培训死士,有好几次都被人给察觉出来了,为了不暴露,许家便是将对方给灭口,而这一次造反的时候,那些许家人更是把平日里和他们许家不对付的人都给杀死了。
    “师祖,我死不足惜,但希望师祖可以给我们许家留下一个后人,请师祖看在先祖的份上,给许家一条活路吧。”
    许执仁此刻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他就不来这城隍庙了,不来城隍庙,他们许家不会出一点事情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来城隍庙认师祖,竟然会给许家带来灭族之灾。
    “不必了,你们许家没有一个无辜之人!”
    苏云看都不看许执仁,目光看向贾全安,道:“把许家人都给带出去,告诉陈山他们,许家犯下了什么罪,那就按照什么罪来处罚。”
    “是!”
    贾全安这个时候已经是不敢多说了什么,看到许执仁还要求情,一个上前一巴掌拍在了许执仁的后脑勺上,直接是让许执仁昏厥了过去,而后抱着许执仁走出了大殿。
    “苏云……”
    “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赵黎歌深深看了苏云一眼,没有再说话,也是走出了大殿。
    苏云看着地上的那副许执仁带来的自己的画像,轻轻的捡起来,这幅画像他每一个弟子都有一副,这些画像外表看起来没有区别,可实际上这些画像还是有不同的。
    这是自己的六弟子陆言所画,每一幅中都暗藏了每一位弟子的姓,而这幅话中,那青山中的树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许字的模样。
    “随风,我让你绝后,你会怪我吗?”
    苏云摩挲着画像,轻声自语道:“你应该是不会怪老师的吧。”
    记忆,飘飞到了七百年前。
    饶州城外的护城河,苏云垂钓于河边,一位青年男子则是神情戒备的站在身后注意着四周。
    “随风,你也是大龄青年了,该找个媳妇了,别天天跟着我,现在不同以往了,没有人会对为师下手了。”
    “老师,咱们不能掉以轻心,就怕那些人贼心不死。”
    “就算那些人贼心不死,但这和让你找个媳妇不冲突,总之你今年必须要找个媳妇,你要是不找,为师就替你征婚,要是敢拒绝,以后就不要跟着为师了。”
    “老师……”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你要是没有心怡的姑娘,那就交给你师娘,让你师娘给你去物色物色,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姑娘,你许家可是一脉单传,要不留下个后代,我怎么和你爹交代!”
    “老师,要是后代子孙不肖,是作奸犯科之辈,那样的后代要来又有什么用。”
    “你还敢顶嘴,孩子都没生,怎么就知道不肖了?那些大家族的子弟纨绔,那是因为缺少管教。”
    苏云回头瞪了青年男子一眼,好家伙,穿越前,那些年轻人不愿意结婚,有的是没玩够,有的是自己生活压力大,怕生出来的孩子不肖,这种借口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听老师的安排吧。”许随风不置可否。
    “你小子,现在傲娇,等到真娶了媳妇之后,你就知道什么叫真香了。”
    ……
    一年之后,产房外!
    “给我坐下,走来走去算什么,大丈夫遇事要冷静,要不动如山。”
    “老师,我怕……”
    “乌鸦嘴,别说不吉利的话,你不是对后代很不看重吗?怕后代子孙不肖吗?”
    “老师,要是后代子孙不肖作奸犯科,我亲手宰了他们。”许随风一脸认真答道。
    苏云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只是开个玩笑,随风这小子却上纲上线,当下挥了挥手,道:“行啊,你把这话跟你媳妇说去,让你媳妇不要给你生。”
    “嘿嘿,我……这还不是还不知道吗?”
    许随风搔了搔自己的脑袋,一脸的憨笑。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