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从不空军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清风楼!
    后院!
    司惜玉强行压抑住自己的怒火,看着眼前男子穿梭在那些打扮花枝招展言行轻浮女子周围,脸上的寒霜是越来越浓。
    “苏大夫,您真是好人,用了你说的办法,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是不疼了。”
    “苏大人,你给我看看,我这心口有些痒。”
    “媚娘,你个小蹄子,我看你不是心口痒,你是见到了苏大夫全身痒吧!”
    “我看啊,要不让苏大夫去你房间给你看看得了,让苏大夫看个仔细!”
    女人们的轻浮举动和言笑,苏云善身却没有放在心上,他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作为继承了苏云所有记忆的他,来这里是为了替这些女人看病的。
    古代不同于现代,这些勾栏女子的身份地位是最低的,一些大夫出于顾忌还有名声不会给勾栏女子看病,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那就只能是自己去药铺根据症状抓药,倘若病的严重了,那就只能是等死了。
    有少数大夫为了赚钱可能会接活,但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大夫,首先医术不怎么样不说,要价也是奇高,一般的勾栏女子根本负担不起。
    别看这些勾栏女子看起来收入不低,可实际上除去给管事还有老鸨的抽成,再加上购买胭脂水粉的钱外,根本剩不下来多少,这也是那些老鸨和管事有意控制的。
    要是勾栏女子都能够赚大钱,就会对恩客怠慢了,这是勾栏所不允许的,所以他们会采取超高的抽成,很多勾栏女子等到人老色衰的时候,也就能存那么几十两银子罢了。
    这也是古代和现代的不同,现代的女生只要放得开,长得不丑那钱是大把大把的,更有大把的舔狗愿意为其花钱,但古代女子会入勾栏的,都是身不由主的,要么是犯了事,要么就是被卖到这地方来的,根本就没有自主权。
    苏云善身不是大夫,但凭借着穿越前的一些医学知识,加上穿越后苏云在中医上面浸淫了一段时日,也算是半个大夫了,来这里更多的是给这些可怜女人传递一些卫生知识。
    “让司小姐久等了!”
    花了一个时辰,苏云善身走了回来,司惜玉冷着脸,道:“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把整座清风楼都买下来。”
    “不用了,我来这里只是给她们看病。”
    苏云善身的回答,司惜玉并不相信,但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正她已经是想好了,自己只要忍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就带着果果离去。
    “你现在还要去哪里?”
    “去河边!”
    苏云善身没有过多的解释,带着果果和司惜玉出了城,走过一片山林的时候,最后在一条小河前停了下来。
    “叔叔又要钓鱼了!”
    不等苏云善身开口,果果便是激动的从小河边上的草丛中找出了一条竹竿,上面绑着丝绳,这是一根苏云善身自己制作的简易竹竿。
    “钓鱼?”
    司惜玉实在是不明白,不是要做善事吗,怎么有闲情逸致跑到河边来钓鱼?
    但她性格清冷,哪怕有疑惑,除非是必要,不然不会开口询问,她不询问,苏云善身也不解释。
    只是苏云善身这钓鱼的水平并不怎么样,半个时辰也才只是钓到那么三四条小鱼,司惜玉在一旁冷笑看着,像这种河水比较湍急的河流,根本就不适合钓鱼,这人还傻傻的钓了半个小时。
    不过司惜玉不会开口提醒,反正她只要跟着这人三个月就可以了,这样清静的看着钓鱼打发时间也是一件好事,总好过见到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好一些。
    河边附近就是田野,所以经过的百姓不少,好些百姓看到苏云善身,都会笑着打招呼道:“苏先生又来钓鱼了啊。”
    “是啊,你们可要小心点,可不能惊跑了鱼。”苏云善身低声回答。
    很显然,苏云善身不是第一次到这里钓鱼了,附近田野劳作的百姓对苏云善身都已经是很熟悉了。
    就这么过了一个时辰,一位驼着背的老人,手提着竹篮来到了田野,老人的竹篮里装着的是刚采摘的野菜,里面有许多杂草,到河边是要将杂草给清洗掉。
    “老人家来了,我这今天又没钓到鱼,借你的野菜用一下,果果,去!”
    苏云善身朝着果果开口,果果也是熟悉了,欢快的跑到老人家的竹篮中,从那些野菜当中挑选出来几片,交到了苏云善身手上。
    把新鲜的野菜给挂上钩丢入水中,这一次没过多久,便是被苏云善身给钓上来了一条两斤重的草鱼。
    “哈哈,果然我就说,肯定是鱼饵的问题,老人家,老样子吧,你这野菜全给我吧,我用这鱼跟你换。”
    老人点了点头,果果便是抓着草鱼,给抱到了老人的竹篮中,也把老人竹篮中的野菜给抓了一把离去。
    驼背老人收了鱼,把剩下的野菜给洗好后便是离去了,而苏云善身在驼背老人离去没多久后也是收起了鱼竿。
    “怎么不继续钓了?”
    司惜玉没忍住开口了,以她的感知自然是可以察觉到,在那河水之下还是有不少鱼的,继续钓的话收获应该不少。
    “不能贪心,留着下次吧。”
    苏云善身微微一笑,他当然也能察觉到河底下有鱼,穿越前的他有一个爱好就是钓鱼,河底有没有鱼,几个饵料下去心里便是有数了。
    “不继续钓,岂不是白钓了一场?”
    司惜玉心底疑惑但却没有问出来,这一个时辰才钓了一条鱼,结果还给了别人……
    “你是故意的?”
    司惜玉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眼前这男人是故意的,故意在这里等那驼背老人,为的就是给那驼背老人送鱼。
    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不直接送呢,而是要用这样的方法,岂不是浪费时间?
    “老人家的儿子六年前走了,儿媳妇也是离开改嫁了,留下了不到五岁的孙女,前段时间老人的孙女得了病,身子骨有些弱,缺了营养,而这鱼恰恰可以补充营养。”
    “营养?”
    司惜玉对这个词有些陌生,但也能从前后话语中推断出这词的意思。
    “既然你要帮助她,直接给她送钱或者把鱼送给她不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
    “老人的儿媳妇不事劳作,自从儿子死后,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在了老人的肩上,老人为此不得不出去乞讨,而老人的儿媳妇就是以老人乞讨,害的别人说她有一个乞讨的婆婆丢了面子,她受不了才改嫁。”
    苏云善身语气平淡,司惜玉却是听懂了,驼背老人因为乞讨,让得儿媳妇改嫁了,心中有了创伤,也害怕孙女将来也会因为乞讨而离去,所以不接受别人的馈赠和施舍。
    而眼前这男人呢,用了一个很巧妙的办法,借着用草鱼换野菜的办法,让驼背老人接受他的馈赠,而在老人的心中,自己的野菜只是一根就可以钓来一条鱼,那么多野菜换一条鱼不算施舍。
    “你对自己的钓鱼技术这么有自信?”
    要想完成这个计划,并且一直施展下去,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钓鱼技术要厉害。
    “你要知道了我经历了什么,就不会质疑我的技术了,从空军到后面从不空手而归,钓不到青鱼就钓草鱼,草鱼不到就搞鲫鱼,搞不到鲫鱼就偷狗,偷不到狗就抓鸡,再抓不到就摘黄瓜,掰人家玉米,实在不行就趴在池塘边喝口水再走……”
    “你再嘀咕什么呢?”
    司惜玉只是看到苏云善身在那轻声嘀咕听不清,有些好奇问道。
    ……
    接下来的七天,司惜玉便是跟着苏云善身,她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男的真的是很热衷做善事,最关键的是他做善事的方式很巧妙,很多被帮助的人都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施舍了。
    第八天,大清早下了一场暴雨!
    夏天的暴雨来的快走的越快,只是经过暴雨的洗刷,河水水位暴涨,河里就更不会有鱼了。
    眼看着老人家又来了,苏云善身这一次是有些着急了,这河底没鱼,他就算是有再厉害的钓鱼技术也没用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然而让苏云善身没有想到的是,鱼竿下水之后,竟然有鱼咬钩了,把鱼给拉上来后,苏云善身目光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司惜玉身上。
    司惜玉依然是冷着脸,表情看不出什么,苏云善身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