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藤断葫芦剪,塔圮豫章残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红卿的话,让得贾宁薇一下子就不愿意了。
    “什么妹妹的,我可担不起你这称呼,你们继续干你们的好事好了,我不打扰你们。”
    贾宁薇这一次很坚决的转身就走,决定不听任何解释,只是她这转身刚出门口便是惊叫了一声,人也很快退回了屋内。
    “妹妹不是要走吗,要成全我和傅公子的好事吗,怎么又回来了,莫不是口是心非?”
    红卿讥笑,贾宁薇脸上没有了愤怒,表情变得很是严肃,看向傅正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外面看到了两个鬼。”
    经历了李家事情,不但傅正文知道了鬼怪的存在,就连贾宁薇也是知道鬼怪和附妖师的存在,刚刚就在她转身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她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两个鬼。
    能看出是鬼的原因很简单,披头散发青面獠牙,这是一般鬼怪的形态。
    贾宁微又不是傻子,先前只是因为太生气了没有来得及思考,等到看到那两个鬼之后,她的脑袋也是冷静下来,便是明白傅正文来这院子里,不是简单的就是想要做那龌龊的事情了。
    “我被同窗拉到这里来,原本是要告辞离去的,后来发现这位姑娘身上有鬼气,怀疑她可能被给缠上了,想着了解下前因后果。”
    傅正文如实回答,贾宁微这一次没有任何的怀疑,这确实是符合书呆子的性子,遇到不平事总是会要管的,见到有人被鬼怪祸害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被鬼缠上是假,这两鬼应该和她脱不了关系。”
    贾宁微目光看向红卿,傅正文比较单纯一些,但她可不一样,在冷静下来之后,脑子可要比傅正文好用多了。
    “说实话,我并不想对你们怎么样的,傅公子你不那么倔强,先前离去多好。”红卿这个时候也不演了,一脸遗憾神情看向傅正文和贾宁微。
    “你操纵恶鬼害人?”
    傅正文倒是无惧,当初没有修炼浩然正气诀的时候,面对鬼怪他都无惧,更何况现在修炼了浩然正气诀,只要心存正气,自然万邪不侵。
    “公子言笑了,奴家何时操纵恶鬼害人了,既然公子知道鬼怪之存在,那也该知道,只要鬼怪不害人,是可以存在于这世上的。”
    红卿说的是大明朝和鬼怪之间达成的约定,鬼怪势大,大明朝也是无奈,便是约定倘若妖魔鬼怪在俗世不残害百姓,对于他们的存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可惜的是,傅正文和贾宁微两人都不知道这一点。
    “人鬼终是有别,岂能不害人!”
    傅正文并不相信,贾宁微心中也是不信,但想到外面有两个鬼在那守着,她想着要比傅正文多的多,妙目流转道:“书呆子,这一点我爹爹也说过,如果鬼不害人的话,确实是可以存于人世的。”
    贾宁微撒谎了,撒谎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想先离开这里,她不知道傅正文修炼了浩然正气诀,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还是先保证自身安全再说。
    “鬼虽然不会害人,但人与鬼在一起,本身就会沾染鬼身上的怨气,这是谁也无法阻止的。”
    修炼了浩然正气诀,傅正文对于鬼怪也是有些了解的,在他想来,红卿养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为了迷惑那些上门的男子,鬼气在迷惑心智这一方面是最厉害的。
    “傅正文,你这就错了,其实人和鬼也可以相处的,有些人啊这身上阳气太烈,大夫说的叫阳火旺盛,这阳火旺盛可不行,有时候有鬼身上的鬼气也能调和一下,这就叫阴阳调和。”
    贾宁微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目的自然就是想要离开,先稳住对方离开这里再说。
    “本来我确实是想放你们走的,但是婆婆说了,你与其他人不同,所以,你们不能走了,婆婆要见你们,跟我走吧。”
    红卿摊了摊双手,一副遗憾和无奈表情,率先朝着门口走去,也不怕傅正文和贾宁微会不跟上。
    “书呆子,你打得过外面两只鬼吗?”
    贾宁微没动,而是朝着傅正文开口询问,傅正文点了点头,道:“我打不过他们,但他们不敢靠近我,我带你离开。”
    傅正文并没有把君子剑给戴在身上,凭借着修炼出来的浩然正气,暂时只能让鬼怪不能靠近。
    “那我们先离开。”
    傅正文紧随着红卿出了屋门,贾宁微跟在傅正文的身后,而站在院子里的两个鬼,在看到傅正文出来之后,确实是后退了几步,布满血丝的双眼有着畏惧之色。
    浩然正气,是天下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然而,就在傅正文走了不到三步,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怪异的笛子声,听到这笛子声,那一男一女两鬼,眼中的畏惧之色消失了,直接是朝着傅正文和贾宁微扑来。
    其中男鬼扑向傅正文,犹如猛虎一样直接是把傅正文给撞飞,而男鬼自己也是痛苦的哀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傅正文身上有浩然正气,鬼魂碰上就如同人碰到硫酸一样。
    然而这两鬼的目的根本不是傅正文,在撞飞了傅正文之后,女鬼也是到了贾宁微的跟前,右手直接是掐住了贾宁微的脖子,贾宁微双手拼命挣扎,甚至抓挠向女鬼,可女鬼仿佛毫不畏惧疼痛一样,任由贾宁微抓挠。
    贾宁微身子被提起,俏脸也是因为无法呼吸而开始逐渐涨红。
    “住手,我们跟你走!”
    看到站在院子口,用嘲讽眼神看向自己的红卿,再看到快要窒息的贾宁微,傅正文立刻开口喊道。
    “早如此,何须受这苦呢?”
    红卿手一挥,女鬼松开了贾宁微,贾宁微咳嗽了几下,在她的雪白脖颈处有着一道明显的红色手印。
    ……
    红卿直接是带着傅正文和贾宁微两人走出了这里,到了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是有一辆马车等候了,红卿看了傅正文和贾宁微一眼,自顾上了马车。
    傅正文和贾宁微对视一眼,用眼神在交流要不要趁着现在跑掉。
    “你们如果想跑的话可以,不过婆婆的脾气不怎么好,一般两次忤逆她的人都活不了。”
    马车内传来红卿的话,傅正文和贾宁微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逃跑,对方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是有把握可以让他们跑不掉,所以在没有见到那位所谓的婆婆之前,还是别轻举妄动。
    马车开始前行,大概半个时辰,最后在一座古塔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七层古塔,红卿下了马车之后,径直朝着古塔走去。
    “这是绳金塔!”
    贾宁微下来看到这塔,眼中有着疑惑之色,她来过豫章几次,游玩的时候也是到过这里。
    “藤断葫芦剪,塔圮豫章残。在豫章城百姓中流传着这一句谚语,说这绳金塔和滕王阁代表着豫章郡的风水气运,所以豫章百姓们对这两处很是在意。”
    藤,取的是滕王阁的藤的谐音。葫芦指的是宝物,这句谚语的意思也很简单,如果绳金塔和滕王阁倒了,那么豫章城的人才和宝物都将流逝消散。
    “她带我们到这里来到底为什么?”
    傅正文有些疑惑,佛教宝塔,妖魔鬼怪应该避之的,这红卿为何带他们到这里来?
    “莫要让婆婆久等,进来吧。”
    推开塔门的红卿率先走了进去,只是在踏进塔门的那一刻,傅正文和贾宁微都看到了红卿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看起来,红卿对进入这古塔也很是恐惧。
    两人跟着红卿进入古塔之后,便是见到红卿站在了古塔的中心,而后,竟然当着两人的面跳起了舞。
    傅正文和贾宁微面面相觑,不明白红卿这是在干什么?
    耳畔却是有笙乐传来,红卿一声红裙翩翩起舞,犹如那飞天仙女一般,舞姿妙曼,脚步轻盈。
    豫章有女子,绝美而独立,一曲飞天舞,宛若谪仙子。
    那优美动听的笙乐还有红卿的舞姿,逐渐的让傅正文和贾宁微沉浸下去,还有那笙乐中吟唱的诗句,两人仿佛看到了,在许久之前,曾经有那么一位女子,一曲飞天舞引动豫章所有青年才俊疯狂追求。
    豫章第一美人,人美,舞美!
    “一年未有寸进,自己领罚!”
    一道冷酷无情的声音打断了红卿的舞蹈,也让傅正文和贾宁微清醒过来,红卿听到这声音,身躯一颤,也是不敢辩解,看着地上突兀出现的荆刺,直接是跪了下去。
    荆刺瞬间刺入红卿的肌肤,有着血液顺着流出,但红卿硬是没有坑一声。
    而与此同时的,在红卿的前方有着一位同样穿着红衣的老妪出现了,老妪是坐在椅子上的,看都没看红卿一眼,而是目光落在了傅正文的身上,那眼神中有着炙热。
    “这么多年了,终于是让我等到了,老天爷,你总算是开眼了。”
    老妪放声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却是充满了无尽的悲凉和怨恨,“刘遇之,你可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