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奇怪的考题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农历五月初九,黄道吉日!
    江南路省试,便是在今日开始!
    不巧的是,昨日天降大雨,今日虽然雨小,但路面湿滑,行走还是不便的。
    省试,对于一路来说是最大的盛世,整个豫章郡百姓早就知道规矩,今日除参加考试的学子可以乘坐马车,其他人是不允许坐马车上街道的。
    这么做的原因一来是怕路上马车众多,耽搁了学子前往考场的时间,二来也是为了沾显读书人的地位之高。
    天蒙蒙亮,放到现在不过是凌晨四点,街道上便是有一辆辆马车在朝着文院方向行驶去了,傅正文这个时候也是起床了,吃完客栈所送的专门给学子们准备的“鱼跃龙门”早餐后,便是准备出门前往文院。
    “傅公子,马车已经给您备好了。”
    客栈掌柜看到傅正文下楼,连忙迎了上来,傅正文有些疑惑,这掌柜未免也太热乎了一些,住在客栈这些天,三餐都很精致,最关键的很是安静,周围房间都无人入住。
    “王掌柜,这就不必麻烦了吧。”
    “傅公子,我会给您安排马车,其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这每年的省试啊,也是我们这些客栈酒楼互相攀比的时候,我们各个客栈和酒楼啊,都给学子们安排了马车,当然马车上肯定是有我们店名招牌的,而这省试是全城百姓都关注着的,傅公子才华过人,必然会榜上高中,也算是给我们客栈做了宣传。”
    听了王掌柜的解释,傅正文这才释然,等到了门口看到马车上确实悬挂着隆盛客栈这四个招牌大字,便是没了疑惑。
    到了这个时候,傅正文也不会谦虚的说什么“没考好会让掌柜失望这样的话出来了”,这即将开考,得给自己一个好兆头。
    这一点上,傅正文也和普通学子没什么区别。
    马车朝着文院行驶,等到了文院门前十丈距离外便是停下,到了这里后,考生只能是自己步行前往文院,经过验明正身搜身后放行进入。
    大明有十二路,但不同地方的省试是不同的,江南路是繁华之地,官府也不缺钱,因此省试的时候学子们只能是带文房四宝,其他物件一律不许带。
    吃食饮水,文院都会提供,这样既方便了考生,也让一些心怀不轨的考生,想要夹带小抄少了一些机会。
    傅正文跟着人群排队,通过检查,而后拿了号牌进入文院。
    大明朝二零六年,朝廷对省试进行了改革,不再是繁琐的考上那么三天,只要考一天半便是足够,也就是说傅正文今日进来,明日便是可以交卷离去。
    考试的内容也是有了改变,不单是以经义为主,而是以策论为主了,主要是主考官就以具体民生问题提出提问,考生们进行作答。
    策论一场,算术一场,而后才是四书五经,四书五经的重要性已经是排到了最后。
    当初改革的时候,学子们是闹过事的,说朝堂这是要抛弃儒家典籍,可让学子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朝那些儒家大臣竟没有一个反对的。
    这些学子们自然不知道,大臣们不反对,是因为他们知道世道变了,靠着读四书五经,并不能和妖魔鬼怪抗衡,朝堂需要的那些真正有治国才学的,而不是夸夸其谈之辈。
    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也。
    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傅正文拿到第一道题目的时候有些意外,已经公认第一道考策论的题目,竟然用了《论语》一书中的内容,这两句话都是出自于孔圣人之口。
    前面是出自于繁迟问知,后面是则是还有上半句: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这两句话的字面意思很简单,不过傅正文看到题目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饶州城的那位城隍爷,那位不就是真正的神吗?
    如果没有城隍庙的遭遇,傅正文觉得自己的作答应该是子不语乱力鬼神,但有了城隍庙的遭遇,他的心中有了另外的判断,当下提笔。
    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
    ……
    次日下午!
    文院紧闭的大门打开,考生们游贯而出,脸上表情也是各自不同,自觉考的好的自然是喜笑颜开,而觉得考得差的则是垂头丧气。
    傅正文神情平静,出了文院正要自顾离去,但隆盛客栈的小二立刻迎了过来。
    “傅公子考完了,小的接您上马车。”
    傅正文没有拒绝,等上了马车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隆盛客栈住的考生肯定不止自己一个,按道理来说这马车应该是接好几位考生的,怎么只有自己一人?
    “傅公子,其实我们掌柜说了,入住我们客栈的诸多学子,就只有傅公子您高中的可能性最大。”
    听了小二的话,傅正文明白了,感情这位王掌柜是把宝给压在自己一个人身上了。
    不过,马车并没有能回到客栈,因为在半途中被人给拦住了。
    “车上可是正文贤弟?”
    拦路的是同样来自于饶州的考生。
    “我看着就说是正文,几位还不相信。”
    拦路的那位也坐在马车上,而同一辆马车上还有几位同是饶州来的考生,这几位都是提前半个月到来了,住的是同一个客栈,自然也是一同出行。
    另外几位考生表情有些悻悻,他们不相信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傅正文的家世,以傅正文的家世怎么可能住得起隆盛客栈,而能够让隆盛客栈的马车相送,那起码得是住的隆盛客栈一号房,那可是一天就要一百两。
    在场的考生有一位曾经住过,那是他第一次来参加省试的时候,心想着一百两也算不得什么,可连续三次落榜,也就不敢再住隆盛客栈了,住不起了啊。
    第一次家里舍得给钱,第二次也舍得,现在第四次了,地主家也经不起这么败家啊!
    “正文,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这些学子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被欺骗了,这傅正文能够住得起隆盛客栈,明显家境优渥,如此条件竟然还要欺骗学院的救济金,真的是太丧心病狂了。
    不过,现在大家都是参加省试的考生,面子上自然不会明说,但内里还是轻视了几分。
    “正文,考试结束,我们相约一同去放松放松,你可不能独处,也得一同前往。”
    傅正文原本有心拒绝,但一想到老师的交代,同乡同窗之谊也很重要,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
    豫章一座豪华府邸,贾宁微正品着上等的西瓜,听着下面人的汇报,杏目圆瞪,“傅正文这个书呆子去喝花酒了?”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