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羊吃人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贾宁微的开口,让现场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你个小姑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父子两偷了我们老爷的羊,关押的时候家丁们吓唬了几句,这不很正常吗?”
    开口的依然是那位管家,他说的话也是让人无法反驳。
    “贾小姐,没事的,李老爷已经是大好人了。”
    张婶不敢节外生枝,只希望带着自己儿子离开这里,万一激怒了李员外,又不放过自己儿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张婶,你觉得你丈夫的性子是那种会逃避的人吗?”
    贾宁微看向张婶,张婶摇了摇头,自己丈夫的性子很直也很倔,真要被人冤枉了,肯定是不会逃走的,最重要的是,自己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丈夫怎么可能抛下儿子独自逃走。
    想清楚了这些,张婶的眼神也是有些怀疑了,变得迟疑不定了。
    “不要害怕,你告诉姐姐,你爹爹到底去哪了?”
    贾宁微蹲下身子,看着张家小儿子,然而张家小儿子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傻愣愣的。
    “李伯伯,张屠夫真的逃走了吗?”
    傅正文也是有些怀疑了,李员外一听这话,面色一沉道:“贤侄,你是怀疑我对那张屠夫做了什么,既然这样,那就带你们去关押张屠夫的地方看看。”
    李家关押张屠夫父子两的地方,也不是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关在了柴房,柴房门确实是有撬开的痕迹,最关键的是在一侧的院墙上还有被蹭落下来的青砖碎屑。
    “张屠夫撬开了柴房到这里翻墙逃了出去,之所以留下了他儿子,是因为带着他儿子太小翻爬不过去。”
    两米多高的院墙,成年人要翻过去都有些吃力,但更何况是小孩子,张屠夫怕被人发现,自然不敢拖延太久,只能是先丢下孩子。
    “张家就一个孩子,张屠夫就算是跑掉了,他儿子也在你们李家,最后不还得回到你们李家来,那他跑掉的意义何在?”
    贾宁微的追问让傅正文眉头一皱,只有一种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张屠夫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逃走是为了找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比如告知给官府的人。
    “冤枉?当初只有他们父子两负责屠宰山羊,整个山上有一千三百六十二头山羊,老爷让宰杀的是一百头,可最后清点山羊数量才发现只剩下一千两百六十头,少了两头羊,这里的院墙你们也看到了,山羊还能飞出去不成?”
    傅正文有些摸不着头绪了,李员外和张屠夫无冤无仇,不可能故意来陷害张屠夫的,所以羊少了肯定是真的,而李家的下人也说了,这两天除了张家父子之外,没有其他人进出这里了。
    “小宝,你跟我来!”
    贾宁微拉着小男孩,突然就在这李家各处走了起来,李家管家自然是不干了。
    “姑娘你要干什么?”
    贾宁微没有回答,傅正文便是替她抱歉道:“李伯伯,贾小姐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不如我们就稍等片刻。”
    “贤侄这么说了,那自然是无妨的。”
    李员外呵呵笑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贾宁微牵着小宝的手,当走到羊圈那边的时候,贾宁微停了下来,因为她感受到了小宝的抗拒和颤栗。
    “让小宝变得呆滞的东西,就在这羊圈内。”
    贾宁微很是笃定,她之所以会拉着小宝到处走,是因为她想到了小时候,自己丫鬟小梅有一次也是变得这样,什么话都不说傻愣愣的,管家说小梅肯定是在什么地方受到了惊吓,带着小梅再去一趟那地方就知道原因了。
    后来管家带着小梅走遍了她白天所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最后在后院堆放杂物的地方,小梅突然开口了,哆嗦着说:“蛇,好大的蛇。”
    大家这才知道,小梅是被当时窜入后院的一条大蛇给吓到了。
    这一次,贾宁微用同样的办法,可是羊圈里能有什么让人恐惧的呢?
    “羊……羊吃……人。”
    小宝口齿不清,说出的话却是让得跟在后面的人一脸疑惑。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羊怎么会吃人。”
    张婶觉得自己儿子是在说胡话,贾宁微也是有些困惑,羊怎么会吃人,但要知道真相的话,还是得进入羊圈。
    把羊圈的门给打开,贾宁微当先一步走了进去,整个羊圈也许是因为清理的比较干净的缘故,并没有那种难闻的臊味,而当贾宁微走进来之后,羊圈里的那些山羊不但没有害怕的散开,反而是朝着这边汇聚过来,这些山羊的眼神充满了凶恶。
    “我们走吧,张屠夫应该是逃走了。”贾宁微看了眼羊群,快速的退出了羊圈,朝着傅正文说道。
    “嗯,那李伯伯我们就先告辞了。”
    傅正文朝着李员外告辞,李员外却是笑了笑,道:“贤侄难得来一趟,怎么能这么快就走,留下来一起用饭,用完饭再走也不迟。”
    “傅正文,人家李员外盛情相邀,那你就留下来吧,我和张婶先离开。”
    贾宁微也是在劝傅正文,傅正文有些为难,他并不想留下来,因为他怕李员外又会提到招婿的事情。
    “这位姑娘也一起留下来吃饭吧,至于张娘子,你儿子既然是在我李家受了惊吓,也一并留下来吃饭。”
    李员外说的很周到,但贾宁微直接拒绝了:“不用了,我出来那么久,家里人会不放心,还是先离去。”
    “就这么走了,传出去岂不是说我李家不懂待客之道,姑娘莫不是要让我李家名声受损?”
    李员外依然是一副笑脸,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带着阴沉,贾宁微装作没看出来,眉眼弯笑:“这是我自己要离开的,和李老爷没关系的。”
    傅正文看出来了,这位贾小姐是迫切的想要离开李家,虽然不明白这位贾小姐为什么急着离开,但还是开口帮腔道:“李伯伯,贾小姐到底是姑娘家,离着家太久,家里长辈必然会担忧的,不如就让贾小姐先回去。”
    “要回去啊,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贾小姐先告诉我,在羊圈里看到了什么?”
    李员外依然是笑眯眯模样,但说出的话让贾宁微心头一颤,脸上强扯着笑容,答道:“没看到什么,就是觉得这些山羊的羊毛都很顺滑,而且这些羊都长得很壮。”
    “是啊,我家的羊可都要比别人家的大,姑娘知道为什么吗?”
    “不……不知道。”
    “其实也没什么,这些山羊之所以长得那么壮,是因为他们吃的可不只是草,吃的,还有人的肉。”
    李员外用笑眯眯的表情和平静的语气,却是说出让贾宁微和傅正文心头一颤的话来。
    “李伯伯,你和我们开玩笑的吧。”
    “贤侄,我可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而且我相信贾姑娘应该也是看出来了,不然不会这么急着要走。”
    贾宁微心头一沉,她会急着走,确实是看到了惊悚的一幕,在那羊圈中,有好几头羊的下巴下的毛都有着血迹,再联想到小宝的话,她这心里才有了一个猜测,才会急着离去。
    与此同时的是,此刻在三人的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几个大汉,一个个用凶狠的眼神盯着他们,这些都是李家的护卫。
    “贤侄,走吧。”
    PS:双倍月票就那么几天啊,继续求下月票!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