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张家危机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洪武二年,天狗食日,天下黑暗三天!
    三天之后,妖魔鬼怪显露,天下陷入混乱。
    然而关于妖魔鬼怪的传说,历史及其久远,几乎可以追溯到人类的起源。
    虽然洪武二年之后,天下神明再无踪迹,但从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便是有许多对付妖魔鬼怪的办法和术法。
    佛道两家为代表,诞生了诸多流派,如那茅山、天师教还有诸多门派,这些门派在洪武二年之后,选择了隐世,不在天下行走。
    但所有人都猜测,这些门派其实是掌握了抓鬼除妖的手段的,只是因为天下大变,他们害怕引火烧身,所以选择了明哲保身。
    这一点,也是后面得到了证明,那就是这些人虽然隐世,但他们所居住的区域,却没有受到鬼怪侵扰,这些突然出现的鬼怪,选择性的与这些门派避开。
    如果说这只是一个侧面证明,那么发生在三百年前的一件轰动整个附妖师的大事,让得所有附妖师都知道,这些门派是真的有对付妖魔鬼怪的手段。
    附妖师体系从太祖时代开始,历经了这么多年,也是诞生了许多强大的附妖师,当时便是有一位可与鬼王和妖王抗衡的附妖师。
    如此强大的附妖师,想着那茅山派什么都不做,凭什么霸占茅山风水之地,便是亲上茅山,要茅山派搬离茅山。
    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天下所有人瞩目的附妖师,在上了茅山的第二天,便是由人把尸体给送到了山下,模样极其凄惨,消息传出,天下一片哗然。
    从那个时候开始,天下所有附妖师便是知道,这些门派是有着超凡的实力,却故意选择了隐匿,显然是不想与妖魔鬼怪的战斗中丧失自己的有生力量。
    面对这种情况,虽然天下附妖师们都有些不齿,但想到这些门派的强大实力,也只能是背后咒骂几句,连当今朝堂也只能是默认这种情况的存在。
    而这些门派势力,便是统一被称之为前明世家。
    在太祖之前,就拥有斩妖除魔实力的门派和家族,也恰恰是因为这些前明世家的带头,后来才会有那么多附妖师不加入镇虎卫,只是顾着自己的家族,成为了后附妖世家。
    贾全安知道前明世家代表着什么,那是代表着一个连当今朝堂都不愿意招惹的恐怖势力。
    鬼将,对于他们来说那已经是极其恐怖的存在,但对于这些前明世家来说,恐怕还不够看。
    “你怎么会得到消息的?”
    贾全安目光看向王宣,前明世家不与外界接触,就算是他们这些附妖师也根本别想联系上。
    “贾叔,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们家其实是某前明世家门派的一个分支,负责搜寻世俗的资源和优秀的弟子送入门派,我会知道这消息,是因为门派里已经有一位强者出山了。”
    “你说的这位强者,要来饶州城?”
    “那鬼将是在饶州城现世,也是在饶州城消失的,自然是要到饶州城来搜寻的,如果叔你能够提供线索的话,那边肯定也会有所表示的。”
    王宣的意思贾全安明白了,但他不会这么做,不说这位鬼将很有可能和师祖有关系,就算没有关系他也不想搭理前明世家那些人。
    当初天下大乱,就连他们贾家曾经也有好几位先人加入了镇虎卫,为了天下苍生出了一份力,可这些前明世家呢,明明有更强大的实力,偏偏选择明哲保身,实在是太无耻了。
    “这事我知道了。”
    “那叔你留心下,我下午就要启程前往金陵,估计宁微妹妹那个时候还没回来,不告而别,宁微妹妹肯定会生气,叔你可得给我解释一下。”
    “宁微这丫头肯定是会生气的,你还是想好下一次见面怎么安抚吧。”
    贾全安哈哈一笑,心中某种心思却是稍微淡了几分了。
    ……
    另外一边,傅正文和贾宁微来到了张屠夫家门口,傅正文站在门口,几次欲要推门进入,可才踏出一步又退缩了回去。
    “你这书呆子也太没出息了。”
    贾宁微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就是进人家家门吗,这么的扭扭捏捏,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贾小姐,在下这心情有些复杂……”
    傅正文神情复杂,这里面有一个是他怨恨了多年的人,还有一个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实在是不知道一会进去见到之后,该以什么表情对待。
    “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恩怨分明,人家虽然诬陷了你,但也救了你一命,当然是要感谢啊,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咚咚咚!
    贾宁微代替傅正文敲了门,门内很快传来了声音。
    “谁啊!”
    傅正文身躯一颤,虽然隔了那么多年,但他还是一下子就听出这就是张屠夫妻子的声音。
    院门被打开,张屠夫的妻子看到傅正文和贾宁微的时候,有些疑惑,小孩子的变化是最大的,隔了那么多年,张屠夫的妻子并没能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你们找谁?”
    “张婶,是我,傅家小子。”
    傅正文还是开口,张屠夫妻子听到傅正文的话,面色立刻变得,变得有些慌乱,压低声音道:“你是当年傅家那孩子?”
    “是我,这一次我来……”
    “傅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当年确实是我撒谎了,我给您磕头了,求求你放过我家吧。”
    张屠夫的妻子突然一把跪下,让得傅正文和贾宁微都有些措手不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娘,你起来说,把事情说清楚,发生了什么?”
    贾宁微上前将张屠夫的妻子给搀扶起来,张屠夫的妻子有些疑惑看了眼傅正文,傅正文无奈摊手道:“张婶,当年的事情我早就没放在心上了,我这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到你们家里来。”
    “读书人说起谎来,还真是一点也不脸红啊。”
    感受到贾宁微古怪目光,傅正文脸庞微微一红,他压根就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可是耿耿于怀记在心里呢。
    “我丈夫和我儿子前日被李员外给扣住了,说是我丈夫偷了他家的羊给偷偷屠宰卖掉了,天地良心,我家那位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傅正文对于张婶的话还是相信的,张屠夫性子直脾气暴躁,做事也都是直来直往,不可能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盗窃之事,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张婶偷鸡就要把张婶给打死。
    “那李员外可有证据?”
    “哪有什么证据,李员外一口咬定是我丈夫做的。”
    “非官府衙役不能非法拘留吧,张婶你没有去衙门申诉吗?”傅正文有些疑惑。
    “我……我听说这位李员外和衙门里的大人关系都很好,而且当初傅公子县试考过的时候,我还听说这李员外想要把女儿嫁给傅公子。”
    张婶犹犹豫豫的看着傅正文,傅正文便是明白刚刚为何张婶会跪着求自己放过他们家了。
    张婶觉得是自己一直记恨着当年的事情,找了李员外出手来对付她家,那么肯定也会打通官府的人,她就算是报官也没有用,所以才求自己放过她们一家。
    “傅正文,这事情……”
    贾宁微带着质疑的目光,不过傅正文直接答道:“那李员外确实是和我有一面之缘,但婚嫁之事我却是推掉了,也未与那李员外说过当年的事情。”
    “那这事情就有些稀奇了,可是有其他人偷了羊,然后李员外误会了?”
    “是不是,我们去那李员外家里问问不就清楚了。”
    贾宁微可不愿这么费脑子在这里猜,以她的身份,在饶州城确实是可以横着走,那李员外,不过是在城外养了上千头羊,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算是大户了,但放在贾家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我看还是通知下公门衙役,与我们一同前往。”
    “你是不是傻?”
    贾宁微把傅正文给拉到了一边,螓首靠近傅正文,压低声音道:“万一这张屠夫真的偷了羊呢,这报了官那可就要被衙门抓进去了,咱们先过去,如果是真的,那就出点钱赔给那位李员外,这样你也算是报恩了。”
    “听……听姑娘的。”
    感觉到耳边温暖的气息还有一缕幽香,傅正文脸又红了,这么多年只是埋头读书的他,什么时候和异性如此亲近过。
    ……
    李员外的家在城外没多远处,半个时辰的时间,傅正文和贾宁微还有张婶便是赶到了李家门口,而路上在知道贾宁微是贾家大小姐后,张婶担忧的心才终于放下,贾家,那可是要比李员外厉害的多了。
    “哎呀,是傅公子,快快里面请,我这就去通知老爷和小姐。”
    李家的门房是认识傅正文的,当初自家老爷说要招婿,点名要这位傅公子,他也是提着诸多礼物跟随在老爷身后去过傅家的。
    “看来这李员外确实是很想你当他的乘龙快婿,连这门房都对你这么的热情,依我看你就答应了吧。”
    贾宁微打趣,傅正文却是正色道:“贾姑娘莫要开玩笑,我只希望能够在科考上有所收获,可不敢分心。”
    “这有什么的,多少读书人不都是成家了之后再继续参加科考的,难道说李家小姐长得丑?”
    “我与李家小姐素未谋面。”面对贾宁微探究的目光,傅正文如实回答。
    就在两人边走边交谈的时候,前面迎面走来了一位中年短须男子。
    “贤侄来了,快快请进。”
    李员外很热情,直接是领着傅正文进去了,至于跟在傅正文身边的贾宁微,也不知道是故意忽视还是真的没注意到。
    “李伯伯,这一次登门是因为张家的事情,听张婶说,李伯伯您扣留了张婶的丈夫和儿子?”
    傅正文开门见山,李员外目光看了眼跟着进来的张婶,张婶在李员外的目光注视下,脖子一缩,脸上有着害怕之色。
    “确实是有这事情,我让这张屠夫来家里宰羊,出于对他的放心,就放任他父子二人出入院子,可没想到的是,这父子二人偷摸多宰杀了几头羊给带出院子,要不是管家清点羊群数量,差点就被蒙骗过去了。”
    “不会的,我丈夫不会偷羊的。”张婶忍不住开口辩解。
    “那难不成我家老爷会故意为难他?”
    说话的李家管家,一脸不屑看向张婶,确实,以李家的财力来说,几只羊算不得什么。
    “李伯伯,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倘若……”
    “贤侄不用说了,几头羊我还不放在眼里,既然贤侄上门来替他们家说情,那我就把他们父子两给放了就是。”
    李员外很大度,一旁的管家却是有些不忿,道:“可是老爷……”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李员外声音一沉,管家只得无奈离去,傅正文很是感激,不过一旁的贾宁微脸上倒是有若有所思之色。
    这李员外卖傅正文那书呆子一个面子,想因此让傅正文成为他家女婿,或者是让傅正文欠下个人情,这些都说得过去,可她还是觉得事情没那么的简单。
    “多谢李员外,多谢傅公子。”
    最高兴的自然是张婶,然而这兴奋并没能持续多久,不过盏茶时间,离去的管家又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一个小孩子。
    “老爷,那张屠夫跑了,打伤了我们一个家丁跑走了,就留下了他的儿子。”
    傅正文看着跟在管家身后的小男孩,神情有些激动,这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跑就跑了吧,这事情我们李家也就不追究了,张家娘子,让你丈夫放心回家就是,这孩子你也带回去吧。”
    张婶这个时候早就是扑到自己孩子身边了,一把将孩子给搂入怀中,呼唤着孩子的名字,可惜的是小男孩没有任何回应。
    “孩子应该是受了惊吓吧,请个大夫给看一下。”
    傅正文看着自己救命恩人神情有些呆滞,只当是遭到了李家下人的恐吓导致的,张婶一听虽然心里有些怨恨李家,可此刻也不敢多说什么,能够把儿子给带走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可不是受了一般的惊吓吧。”
    看着张婶就要带走孩子,在一旁一直观察的贾宁微却是开口了,直觉告诉她,眼前的事情不简单。
    这张屠夫的孩子,从小跟着张屠夫,没少给打下手屠宰牲畜,胆子要远比一般人大,怎么可能轻易就被吓成这个样子。
    除非,是遭受到了超越他所能承受的惊吓。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