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书生和花魁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作者:九灯和善

      深夜!
    饶州几位知名的雕刻师傅,连夜被请到了知府大院。
    几位师傅是一脸的懵逼,在家睡觉好好的,突然官差上门,把家里人都给吓了一跳,还以为犯了什么事情,等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让他们雕刻人像。
    “时间只有两个时辰,两个时辰的时间,把人像给雕刻出来。”
    “大人,两个时辰实在是太少了些,这光是整个面部雕刻都不止这些时间。”
    “正是知道这一点,才让你们通力合作,一人雕刻一部分,完成了,重重有赏,本官也算是欠你们一个人情。”
    柳青开口,他当然知道时间紧迫,可没办法,这是那位女鬼将的要求,要明日一早就看到人像雕刻完成。
    “我等尽力吧。”
    “不是尽力,是必须要做到。”
    虽然不知道两位龙卫大人和这鬼将达成了什么约定,想来是不会危害百姓,要是因为他们没有完成这鬼将的要求,引得这鬼将迁怒于普通百姓,那就是大罪过。
    几位雕刻师傅一听这话,也不敢再拖延了,当下开始各自分工起来,好在的是整个人像的形状已经是打磨好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根据那画像将人像的面貌给雕刻出来。
    ……
    柳青这边盯着这些雕刻师傅,那边陈山也没有闲着,在他面前站着几位有些战战兢兢的书生。
    “整个饶州城的那些小话本,大半都是出自你们之手,本官说的没错吧。”
    “大人,我等都是落榜书生,靠着这个养家糊口,可不敢写什么违禁之事。”
    “哼,以为本官不知你们所写的内容吗?蒲树,你所写的《白家娘子》内容淫秽不堪,伦理道德败坏,只是这一点,本官便是可以将你打入大牢。”
    “大人饶命。”
    看着这些书生惶恐模样,陈山摸了摸胡须,道:“念在你们都是读书人的份上,本官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请大人明示!”
    蒲树跪在地上,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他知道这位大人把自己几人抓来,绝对是有目的的,自己所做的事情,真要被人告发了,那也是衙役来抓人,哪里会惊动朝堂命官。
    “本官这里呢,有一个故事,故事讲的是几百年前本地的一位青楼清倌人和一位男子之间的事情,两人都对对方有情意,可最后却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够在一起,在那男子死后,这位清倌人也是选择了自杀殉情。”
    蒲树几人一听陈山这话,心里便是有数了,这样的故事他们写过太多了,那是拈手即来。
    “大人,这二人的名字?”
    “这位清倌人才华品貌俱佳,女子名为赵黎歌,男子名为苏云。你们现在就写,写出来本官当场审验,通过了之后,本官便是放你们离去。”
    蒲树几位书生,就在这公房内开始奋笔疾书,这样的故事他们写的太多了,压根就没有一点难度,尤其是蒲树,不过半个时辰,便是写好了。
    “大人,请过目。”
    陈山看着蒲树写的小话本,故事情节都还不错,但是读着读着他的脸色便是变了,最后直接是把书稿给甩在了蒲树的脸上。
    “谁叫你写这些入骨描写的,我看你是上赶着要吃牢饭了。”
    什么肌肤玉骨,什么欲拒还迎,什么红鸾叠浪……
    这些描述看的陈山心惊,这要是被那位鬼将大人知道,一怒之下整个饶州都要遭殃啊。
    “大人……我……我这就改,大人能否说下这细节尺寸程度?”
    蒲树心里那个委屈,他本来就擅长写这方面,这也是写着写着就放开了,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小话本才受欢迎的,不然光是干瘪瘪的故事,可没什么人会愿意看的。
    “尺度……脖子以下就尽量给我少描写,就算有,也不允许文字中存在亵渎。”
    “是,大人。”
    一个半时辰之后,在经过了几次修改,一篇感人肺腑,情节曲折的落魄书生与青楼花魁的故事诞生了。
    故事的大意,讲的是这位书生与那青楼女子结识,两人互诉情愫,吟诗作对,当真是郎才女貌。书生更是决定替这女子赎身,迎娶进家门。
    可还没等书生把这事情告知家里长辈,书生的母亲突然得了怪病,诸多大夫全都束手无策,书生便是去求了曾经在宫里担任御医的老大夫,这老大夫只育有一女,答应出手救治苏生母亲,条件是要书生入赘。
    为了自己母亲的病,书生无奈答应,娶了那御医之女,入赘了对方家里,但书生心中爱的却是那位青楼花魁,只是因为君子承诺,只能是把这份爱给放在心上。
    后来书生几次与花魁相遇,两人执手相看泪眼,书生知道这辈子都不能再和花魁在一起,为了不耽误花魁,便是故作绝情,装作负心汉。
    可那花魁却不在乎,依然对书生一往情深,也为了成全书生之忠孝,不曾上门纠缠,自己一生未嫁,在那青楼孤独抑郁,后来得知书生去世,更是自杀殉葬。
    “很不错,把这个刊印出去。”故事写出来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要宣传,等让饶州城的人都知道这个故事。
    “大人,我有个建议,其实光靠话本还不够,毕竟话本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普通百姓不识字的是不会看这些的,不如让那些说书人在茶楼酒馆讲这故事。”
    蒲树的建议让得陈山很满意,这一点他就没想到,确实,许多故事之所以会流传,并不是靠着书本记载,而是因为百姓们代代相传。
    “其实大人还可以找戏班子,让戏班子把这故事给编成戏曲,然后让戏班子到处搭台表演,那时候就是三五岁小孩和老人都会知道了。”
    “你这建议不错,这样,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办好了重重有赏。”
    “大人放心,我一定把事情给办的妥妥当当。”
    蒲树心喜,自己只要把这件事情给办好了,就算是攀附上了这位大人,有了靠山之后,以后再写那些小话本,还用得着担惊受怕吗,完全可以放开来写了。
    尺度越大,越受欢迎啊。

- h小说 https://www.xpghost8.com